当前 - 地藏孝亲网 - 佛教人物 - 正文 
文珠法师简介

  文珠法师(1930年~)

  美西大城洛杉矶市,虽然与三藩市距离不算太远,只有五个小时的车程,但在中国大乘佛教的弘传上,却较三藩市晚了十多年。三藩市在一九六零年前就有佛教社团和禅堂,洛杉矶市到一九七二年才有佛教的道场。而最早到洛市弘化,建立第一座寺院的,却是一位比丘尼,由香港到美国的文珠法师。
  文珠法师有一段颇富传奇性的身世。她是广东省湛江市人,一九三〇年出生,俗家姓詹,三岁时,因为家庭发生变故,母亲把她送到市内一处名叫福寿山寺的庵堂内寄养。这所庵堂是远慎尼师于一九三〇年兴建的。远慎尼师是由邻近的遂溪县莲花庵,来到湛江募化,因缘和合,就把原在遂溪县的莲花庵建于湛江,并改名为福寿山寺。改名为福寿山寺者,是取其福慧双修、长寿延年的意思。建筑工程于一九三一年全部完成,是一座三开间四合院式的建筑,两进大殿,两侧有禅堂、寮房。六十余年后的现在,福寿寺的寺址,新地名是湛江市赤坎新太路三号。
  文珠被送庵堂时,说是三岁,那是中国人的算法,出生就是一岁,实际上只有十八个月。这时远慎尼师已届中年,没有精神来照应这个岁余的女娃,就把她交给一个年方十四岁的德周沙弥尼,像大姊姊照应小妹妹似的,照应文珠的生活。她年岁稍长,到达入学年龄,远慎尼师送她入学读书。中国八年抗战胜利那一年,文珠十六岁,远慎尼师命她礼德周为师,剃度出家。
  文珠自幼在寺院中礼佛诵经,佛典娴熟,剃度后不再到学校读书,专门潜心于佛经,学问上颇有进境。一九四七年,相港的佛教名宿海仁老法师到湛江讲经,一见文珠,许为法器。讲经圆满,带她到香港深造,这是文珠一生命运的转捩点。她到香港后,初随海仁老法师研究法华、楞严,兼习天台教观,前后达六年之久。继而依敏智老和尚研究法相唯识之学,亦达三年,至此学力大达。
  一九五五年,文珠进入明常法师所办的正心佛学院。未几考取“孟氏奖学金”,保送入当时的联合书院--即后来的中文大学,攻读社会教育学系,在校四年,一九五八年毕业,获学士学位。
  现在佛教界拥有博士、硕士学位的僧侣,为数甚多,不算是一件了不起的事。但在三十多年前,以比丘尼身分而入大学读书,获有学士学位的,则属绝无仅有。台湾祥云法师著《忏愿室文集》,在〈教海珍闻〉章称:“中国第一位大学毕业的比丘尼是文珠法师。一九五八年毕业于香港联合书院社会教育学系,获学士位。”
  文珠不以大学毕业为满足,当年她即东渡日本,入日本京都佛教大学研究院及东京大学研究院进修。一九六一年获硕士学位,至此她的学业告一段落。由一个在庵堂中寄养的女婴,到获得日本名大学的高级学位,这固然是因缘和合,而她个人的意志和努力,都是因缘中的主要条件。
  一九六一年她回到香港,此时年已三十二岁,受聘出任道慈学校佛学部主任,翌年受聘出任佛教大华学校校长。由此时起,她在香港政府的大会堂内,租赁了演讲室,定期举办佛学讲座,数年如一日,从不间断,而听众亦日益增多,以此获得诸山长老及社会人士的赞许。其他佛学社团也起而仿效,从而带动社会人士的学佛风气。
  她于担任校长、开佛学讲座之外,一九六三年组织香港佛教青年会,举办各种青年人的康乐活动,以此接引青年人学佛。由于佛青会会务蒸蒸日上,为适应社会需要,一九六四年又创办“佛教青年学校”,自任监督兼校长。香港政府予以补助经费,委托佛青学校代为推广义务教育,数年下来,成绩卓然。文珠法师学有根基,辩才无碍,办事能力强,且热心公益。自日本返回香港,推动种种弘法事业,数年之间,声誉日著。一九六五年,她当选香港佛教联合会董事,一九六九年出任世界佛教友谊会港澳分会执行委员。
  一九七二年,文珠法师乘著暑假的空暇,出国观光。她的足迹遍历美国、加拿大诸大城市,发觉檀香山、三藩市、纽约、多伦多诸大城市,华侨聚居的所在,都有中国佛教寺院及社团,唯独美西大城、全美国华侨人数最多的洛杉矶市,却没有中国法师弘化,也没有华侨组织的佛教社团。她有鉴于此,乃发下弘愿,决心留在洛杉矶市弘法,要在这个地区创建中国大乘佛教的寺院。
  经过种种繁杂的手续,克服种种人地生疏的困难,文珠法师在洛杉矶创立了“美西佛教会”,兴建了“圆觉寺”。创立佛教会,兴建圆觉寺,说起来是两句话,写起来是一行字,做起来可是千辛万苦,历经辛酸。原来文师决定留在洛杉矶后,先申请居留手续,这其间的障碍及困难,就不是没有毅力的人所能坚持下去。次一步透过介绍公司,订购一所房子,准备做会址及佛堂之用。不意付了房屋订金,她人因操劳过度而病倒了,送到医院检查,医师疑是癌症,非动手术彻底检查不可,检查的结果如何,谁也不敢预料。当时最大的困难,是文师从香港带来的钱,目的是买房子建道场的,如今房子已付了订金,没想到自己突然生病。如果把买房子的钱移作医疗费,房屋的余款付不出,订金也必被没收。而为文师治病也是势在必行,不能拖延。最后弟子们会商结果,认为治病第一,只要文师病好,不怕建不起道场,所谓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”也。
  弟子们将意见报告文师,她坚不同意,她认为,房子毁约,损失订金事小,而由香港请运来的佛像即将到达,若没有房子安顿,佛像势必流落在码头上无人供奉,这岂不是莫大的的罪过?因此文师在入院做手术检查前,通知介绍公司,同到律师处签约,倾其所有,付清买房子的自备款,银行贷款部分以后分期偿还。同时她也委请律师,代办美西佛教会申请注册的手续。当时她也写下遗嘱,声明她住院如有不测,必须自香港或台湾,聘请佛门大德来美住持佛教会,在家弟子只宜护法,不可干涉会务。
  弟子们见法师沉著果断的签下一份份文件,心中感到不安,但也无可奈何。所幸吉人天相,文师住院检查的结果,只是肺结核,而不是肺癌,出院后须要药物治疗及静心休养,这时师徒们心中一块石头才算落地。但出院后的文师,那里有心情静养,她又忙著带领弟子,为装修会址及佛堂忙碌起来。
  洛杉矶是美国西海岸第一大都市,幅员广大,人口众多。华侨人数虽然很多,但是散居各地,并不集中。尤其困难者,多数人从未接近过佛教,根本不知道佛教是怎么一回事,据说文师身著袈裟,最初出现于中国城时,没有人知道她是佛门比丘尼,还以为那里来的怪人哩!所以最初在洛杉矶弘化,有如在沙漠中创造绿洲。因为老一代的华侨,虽然保持旧有的中国信仰,但信的是神佛不分的民俗宗教。当地出生的第二代华侨,连中国话都不会说,并且多早已信了西方宗教,那里知道佛教是什么?唯一的有利条件为文珠法师是广东人,和老华侨在语言上能够沟通。文师以坚忍不拔的精神,每日上殿早晚课诵,每周日定时讲经,听众每次由几个人开始逐渐增加,慢慢的,沙漠中的菩提种子发芽生长,而逐渐抽枝生叶而茁壮了。
  一九七五年,越南沦共,大批的难民和华侨逃离越南,奔向自由世界。洛杉矶一地即有越华难民七、八万人之多。美西佛教会在文珠法师领导下,发挥佛教慈悲喜舍的精神,财法双施。她发动信徒,出钱出力,每个星期日,开著汽车,把食品、药物、衣服、日用品等,送到难民营中;难民营中的越南难民和华侨大多数是佛教徒,文珠法师带著信徒,开两个多小时汽车到难民营,于发放救济品之后,即开始为他们讲经,然后再领众念佛半小时。当时有八个难民营,文师周而复始的轮流到各营区。最后,文师为一些有谋生能力的难民介绍工作,也为一些学龄儿童安排就学,这种工作前后进行了六个月之久,才告一段落。
  在早期,美西佛教会是洛杉矶唯一的中华寺院,所以凡是港台两地佛教团体或法师,访问美国途经洛杉矶时,接机送机成了文师义不容辞的责任。文师生性爽朗,也乐于为同道服务。以往二十多年,接待台港两地许多法师。
  文师虽然人在美国,但她每年仍定期返港讲经。一九八三年,她由香港返回广东湛江,探视她师父德周尼师。她一九四七年离开湛江,随海仁到香港,继而赴日本,到美国,迄今重返故里,离乡已近四十年。分别时德周年方三十,此时重见,已是面皱发白,六十多岁了。师徒重见,悲喜交集。但原来清净庄严的寺院,“十年浩劫”期间被周围居民占用,成为一个大杂院,大殿禅堂均残旧不堪。经文师交涉,地方政府将寺院发还给德周。文珠法师为了中与福慧山寺,以她过去多年在港任职及教书所得的储蓄,总数约六十万美元,汇回大陆。以折合所得的人民币三百万元,全部拿来重建福慧山寺。一九九〇年新寺院落成,更名为福寿山玉佛寺,交由德周尼师住持。
  重建后的玉佛寺,为四层古式楼宇建筑,面积一千余平方米,楼顶盖以波浪形黄色琉璃瓦,在气派雄伟中显出端庄典雅。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为题山门对联曰:
  福寿无疆频施法雨普度人天悟解脱
  玉佛庄严广演佛乘咸令凡圣证菩提
  文珠法师亲题大殿的对联则为:
  大慈大悲四生九有同入毗卢性海
  觉自觉他三贤十圣共宣不二法门
  文珠法师每年由美返港讲经时,也返回湛江为当地信众开示佛法,信众也一年多似一年。据法师称,这两年返乡讲经时,听众达七八百人之多。
  现在的美西佛教会和圆觉寺,位于洛杉矶的工人街(2451 Workman street Los Angeles)占地广阔,殿宇庄严,是信徒们心目中的圣地。但是回顾二十余年来艰苦的历程,有如在沙漠中辟出绿洲,是辛劳与汗水的成果啊!
   文珠法师今年六十五岁,身体十分健康。她个性刚直爽朗,巾帼有丈夫作风。她写得一笔好字,也写得一手好文章。早年在香港读书时,即在台湾的菩提树杂志发表佛学著作。在香港推动佛教青年会时期,著有“佛教青年严书”十余种,此外著有《金刚经讲义》、《心经讲义》、《阿弥陀经讲义》、《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义》、《楞严经讲记》、《生命之光》、《理想之国》、《宗教佛教与科学》等多种。

  (于凌波著)(根据网上资料编辑)

→ 有关其他文章
· 下一页:道源法师简介
· 返回佛教人物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