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佛学文集 - 佛文推荐 - 大乘无量寿经白话解 - 正文   │ 文章推荐
○ 德风华雨第二十

  黄念祖居士著述

  【其佛国土。每于食时。自然德风徐起。吹诸罗网。及众宝树。出微妙音。演说苦空。无常。无我。诸波罗蜜。流布万种温雅德香。其有闻者。尘劳垢习。自然不起。风触其身。安和调适。犹如比丘得灭尽定。】

  佛法主张日中一食,过午时一发,就不能食。“食时”指正午。极乐国土到了中午,自然徐慢地吹起了德风。《吴译》说“此非世间之风”,是“八方上下众风之精”自然合会而化生的风,“不寒不热,常和调中,甚清凉好无比也”。这个《吴译》本所说“风中之精”正指德风,所以很和适,很愉快。“自然徐起”,徐徐吹动宝网上的宝铃,演出微妙的法音,说苦、空、无常、无我、诸波罗蜜。根据《俱舍论》,诸法等待因缘而生,所以不是常。种种逼迫恼害,所以叫做苦。见有男女生死种种差别的相,可是实际没有,与自己所见相违(反),称之为空。所见既与自己相违,怎么自己能做主宰。没有主宰,不能当家做主,就是没有我嘛。《往生论》说:“梵声悟深远,微妙闻十方。”所以风声所说的法,不仅仅是二乘的苦空无常,而是可以让人悟入、能证涅槃的波罗蜜。昙鸾大师说:“出有而有曰微。”“出有”指出三界的有:无欲,所以离开了欲界;他地居,所以不是色界;它有色就不是无色界。不是三有,所以净土非三界所摄。出于三有,所以说“出有”。“出有而有”,“而有”者是什么?净土之有,由于弥陀一乘愿海而有。离二边,超四句,出有而有,所以“微”。二边是有无、是非、邪正、凡圣等等对立的两边。四句:说有是一句;说没有是一句;说也是有也是没有是一句;不是有也不是没有又是一句。这是四句。你不管怎么说,你总不能离开四句。这是咱们众生的语言,就在四句里头。你脑子里所能理解的也就在这四句里头。极乐世界出有而有,不落两边,离开四句,所以说是“微”。能使闻法的人开悟,所以叫做“妙”。法音微妙,能使人悟入深远。

  再者,风送德香。“流布万种温雅德香”。“温”是温和。“雅”是雅正。香气温和适人叫做“温”。香气远离爱染为“雅”。例如世间许多化妆品,你闻了之后,产生爱染的心,就是鄙俗不雅;甚至引起欲念,那就是邪香。“温雅德香”。能使闻者“尘劳垢习。自然不起”,所以叫做“德香”。“尘劳”就是烦恼。“垢习”,是烦恼的习气。由于极乐万物都是圆明具德,所以风具万德,能令闻者烦恼同习气自然不起。这是风香做佛事。

  第三,就是风的妙触。这个德风碰到人的身体,让人感觉得非常安和,调心适意,这个快乐像比丘得了灭尽定。这个定又叫做灭尽三昧,是灭尽六识的心和心所的这样的一个禅定,是不还果以上的圣人才得。往生到凡圣同居土的人,他的快乐就跟得灭尽定的比丘一样。

  【复吹七宝林树。飘华成聚。种种色光。遍满佛土。随色次第。而不杂乱。柔软光洁。如兜罗绵。足履其上。没深四指。随足举已。还复如初。过食时后。其华自没。大地清净。更雨新华。随其时节。还复周遍。与前无异。如是六反。】

  第四,随风送华。风吹这七宝林树,吹下来的华,就很有秩序,随本身种种不同的色、不同的光,自然飘聚在一起,遍满在国土中,覆盖了整个的大地。随著花色分类,黄的、红的,这样的花、那样的花,各各自然成聚,没有杂乱。这花在地上很柔软,也很光明干净,像“兜罗绵”,就是花絮。好像杨柳花等等很柔软的东西。踩到花上,脚就沉下去四指深。你一起脚,花又平了。清晨所雨的花,一过中午,这些花自然都不见了。在花化尽之后,整个大地恢复了清净,于是虚空又雨新花。从日出到正午叫做晨朝,这是第一时,然后,(2)日中、(3)日没、(4)初夜、(5)中夜、(6)后夜,这就是一天的六时。《阿弥陀经》:“昼夜六时,雨天曼陀罗华。”随著这六个时节,循环雨花化花(就是经文的“还复”),每次的花都遍大地(经中的“周遍”),同时化去,大地清净。这样雨花化花这叫“反”,每天六次说“六反”。每次完了,大地清净如初,所以说“还复如初”。极乐世界仍说昼夜,这也是随顺世间习俗。《疏钞》说彼土没有日月,但常是光明的。所以花开了,鸟在叫,就是白天;花合了,鸟也栖息了,就叫做夜,窥基大师的《弥陀通赞》说“花开金沼”,在金色池沼上的花开了,极乐的人就认为天亮了。“鸟宿琼林”,鸟息宿在宝树林中,极乐菩萨就认为是昏夜了。这《圆中钞》更进一步说:“以华开鸟鸣为晓,莲合鸟栖为夜,窃恐犹是凡圣同居净土气氛。”因为众生多是带业往生的,还没有彻底忘记秽土的情况,有昼有夜。若是上头三土,方便有余土、实报庄严土、常寂光土,就没有这些花开、鸟宿、有昼、有夜的分别相。

→ 有关其他文章
· 下页:宝莲佛光第二十一
·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