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学佛文集 - 黄念祖居士文集 - 黄念祖内部学修开示 - 正文 │ 文章推荐
○ 这样的人才有资格承受无上佛法

  出自《黄念祖居士内部学修开示》

  我们看禅宗吧,二祖对于达摩,这也是极殊胜,但是这个因缘、根器呀,就极不容易。达摩到中国之前,看到中国有大乘气象,拿着衣钵来了,那正是宋齐梁陈,梁武帝的时候。梁武帝不认识,梁武帝虽然讲经说法,自己当过和尚,看见达摩他不认识,听达摩说话他无动于衷。问了问,达摩就走了。走了,他问志公,志公说,你这太可惜了。梁武帝派人追他,把全国人发动追,也追不回来啰,走了就是走了嘛。所以梁武帝不认识啊。而且(达摩祖师)他是被人打落当门齿。什么人打他当门齿?那都是佛教徒,不会是售货员打一拳,不可能。(达摩祖师)多次中毒啊,谁给他毒药吃?佛教徒嘛。不认识!梁武帝就是不认识,那个要打(达摩祖师)的认为他该打;给(达摩祖师)他毒药吃,认为他该死。把(达摩祖师)他牙都打掉,不认为该打?给他毒药吃不就认为他该死?就用这种手段来对待,都是“见”的问题。他的“见”法,就认为达摩该走、该打、该死。偏有一个慧可,这个人就怪了,他就不敢惊动,就在那儿立雪,立得小腿被雪漫过了,大冷天山洞里头没有火,恭恭敬敬在那儿站着,这时候达摩回头一看,问他说:“你这是干什么呀。”“我要求法呀。”“这个法能这么轻慢吗?”二祖一剑就把胳膊砍断了。那个打达摩的人是拿拳头打达摩,这个砍胳膊是砍自个儿的胳膊,那出入多大啊!他干嘛要砍胳膊呀?他不就是发现了吗?这真正是应当去求法的人,能可以给法我的人,是一种极度的信心呐。这个信心包括了什么呢?这就是真和伪的问题。

  一般学佛,都是要想自个儿得到一些好处,我要学佛就可以逢凶化吉,我要学佛之后我就可以抵抗烦恼,我就可以聪明,我身体就可以好。从前我们电台很多人学佛——我们俩台长信佛,我要信佛,将来裁员,我就不被裁,总是这些想法。还有人学佛就想得好处,我活着要得好,来生也要好,到极乐世界更好,死了也要好嘛。我要求法,我就要做佛教的学者,做佛教的活动家,我要有些资本、学问,这个都学不成的!这个学不成。你就再怎样去培养、去教育他,都是白费心机,他不是材料。(二祖)他胳膊都不要了,还有什么夹杂。

  恒河大手印谁说的呢?是帝洛巴大师说的。传给谁呢?这是白教的二祖传授给白教的三祖。帝洛巴大师对那洛巴一开口就说了,“大手印法虽无表”,没法表示啊。“然于上师具苦行”,然而要是有人能够在上师面前行种种的苦行、难行。“具忍具慧那洛者”,可是要遇见像那洛巴这样的人,他是什么样的人呢?他对于上师能行种种苦行,能忍种种难忍的事;“具种修心如是行”,而且有智慧,那么他能够“具种”,他心里有这个种子,能够照这个法行啊。我们也可以说大手印,开首就这四句。那洛巴在他上师面前死过24次,举其中一次,两个人在很高的建筑上,帝洛巴忽然说,谁要是从这上面跳下去,对师父就“实清净信”了,那洛巴他就跳下去了,就摔得一塌糊涂了,帝洛巴赶紧走下去,把他弄醒过来,问他,“你痛不痛啊?”当然他有神通,帝洛巴的情形很像中国的志公和尚。志公和尚不是吃兔子吗?吃了兔子,吐出来,兔子活了,蹦走了。帝洛巴也是这样,他把鸟、鱼烤了吃,一吐,鱼都活了,鸟飞了。大家认为他疯疯癫癫,那洛巴倒不是惊异他的神通,就看出这是一个特殊的上师。这表示什么呢?这纯粹是为法,不是为个人。只有真正没有个人打算这样求法的人,你才能承受大手印!这一点是我们所要知道的。大手印是什么?就是我们禅宗所谓的“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”。这密法就有上师加持你,你开悟。

→ 有关其他文章
· 密法分成九乘:外密,内密,无上密各三个
·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