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佛学专集 - 净空法师开示集 - 正文 │ 文章推荐
净空法师对香港义工的开示

  净空老法师讲述 2003/8/17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

  诸位同修,昨天我从中国回来,这一次行程安排得很紧凑,所以没有休息的时间。到昨天,在飞机上快要到香港,感觉得有点累,大概是受了一点风寒。今天休息了一个上午,已经好得很多了。所以我想今天跟大家在此地见见面,把我这次到中国的状况,给诸位做一个简单的报告。

  这一次去中国,是接受澳洲“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”的邀请,他们在澳洲组了个团,大概有七十多人。我们参加之后,在台湾、香港、新加坡有些同修也加入这个团,总共超过一百人。但是中途也有些人不能去,所以实际上这次参加西藏之行的,大概只有七十多个人。目的是到那边做一次义诊,西藏同胞听说白内障很严重,那边是高原地带,紫外线很强。我们看到数据,上面说西藏白内障的患病率占三分之一,也就是三个人当中有一个白内障。严重的就失明,就眼瞎了,非常之多,我们想这个事情很痛苦。

  澳洲国统会做这桩事情很有意义,也非常之好。所以他们的会长到昆士兰来访问我的时候,我就送了五万块钱给他们做医药费。之后,他们在雪梨举行一次义卖晚会,筹募义诊的基金,还算不错,这个晚会一共筹了将近二十万。在澳洲有这样的成绩,就相当可观。我听说有许许多多筹募基金,一个会大概都不会超过五万块钱,他们能够达到将近二十万,相当可观。我也参加这个筹募会,在会议当中,他们介绍最新治白内障的仪器,我看了很有兴趣。这个最新的仪器,手术的时间只要三分钟,两三天就可以复原,这是桩好事情,非常难得。

  我就问他这个机器的价钱,这是国家与国家的往来,又是慈善事业,所以一切税金统统豁免。机器的标价每套是澳币十二万,我们实际跟他买是五万块钱一套,这对白内障病患是一个很大的福音,我就买了十一套。送了一套给杭州,另外还有十套,送给中国国家医疗机构,由他们去分发,是为这桩事情又回到中国来。国统会希望我参加西藏之旅,西藏我没有去过,非常向往,很想去。这个事情被浙江省委书记,铁英老书记知道,一再打电话劝我不要去,年岁太大了,恐怕去了不适应。北京刘大夫也劝我,所以我就没有参加西藏之旅。

  上一次在这边讲了六天经,讲完之后,我到北京跟他们会合,接受国家统战部的接待。那一天我们参加,大概有六十多个人。正好我们有这个机会到北京看看刘大夫,刘大夫给我做了一次诊断,也给我开了一些中药,都是属于保健的。离开北京,我到杭州去看铁老,这个人是非常非常难得,很慈悲,对我非常的关怀,到杭州都是去看他老人家。在杭州做了两天的休息,体力稍微恢复一点。之后,齐居士邀我到东天目山,我说我去看看,绝不做宗教活动。去做什么?是为胡居士的母亲选择一块墓地。这是在早时我跟她协订的,将来百年之后,最好是能够安葬在东天目山。那个地方每天有四百多人念佛,是非常殊胜的一个地方。在墓地,我们想建一个塔,建一个小塔,一个人这么高,骨灰放在塔底下。这次我去看,在山上仔细看了一下,古来祖师大德安葬在那个地方,差不多有四、五十个人。我看到有六、七个塔,仔细一看,有乾隆年间,我看到有乾隆、道光、咸丰、光绪,后面我就没有再去看了,地方太大了!所以很殊胜。

  我们佛教,我们晓得这是教育,在这个塔的上面建一个亭子,这是有个余老给我们建议,建个亭子。亭子就要刻匾额、刻对联,这些都是教化众生的。他让我想,对联我们有现成的,后面还有横匾。这个亭子,四角亭就可以,我们不要做六角、八角,那个范围大了。四角亭有四个横批,四个横批实在讲就是佛给我们的这四大句,写在上面:《梵网经》里面讲的,“不作国贼,不谤国主”;《璎珞经》讲的,“不漏国税,不犯国制”,这四句话放在这亭子四面做横匾,非常有意义。佛弟子最重要的是持戒,持戒广义就是守法。“不犯国制”,国制就是国家的法令规章,决定不能够违犯。这四句话很多人都忘记了,很少人提到这四句。我早年在台中追随李老师,李老师常常拿这四句话提醒我们,所以我们的印象很深,特别是“不犯国制”。晚上,齐居士希望我在念佛堂给大家开示,我说不可以,我要是这样做,我就犯了国制。我说我们佛弟子要有智慧,要看得远、要看得深、要看得广,不要为眼前。即使国家要消灭佛法,我们也没有一丝毫怨恨心,我们还是欢欢喜喜的接受国家的法令规章。在中国历史上,诸位晓得三武灭法,当时皇帝下命令要灭佛法,佛门弟子没有听说到街头去抗议,没有!这就是什么?真正懂得我们遵循佛陀的教诲。

  佛在经上常常说,“佛法因缘生”,所以《金刚经》上讲“法尚应舍,何况非法”。既然是因缘生,我们就晓得,佛法在这个世间有兴、有灭!前面这一尊佛,佛法不是灭掉了吗?释迦牟尼佛出现于世,佛法又兴旺起来了。佛经典里面跟我们讲得很清楚,世尊的法运一万二千年。一万二千年之后,佛法在这个世界灭了。灭了之后,要到下一尊佛,弥勒菩萨到这个世间来,示现八相成道、示现成佛,这个世间又有佛了,佛法又兴起来了。所以佛法的兴灭是个正常现象,我们一定要懂得。我们要怎样来护持正法?那就一定要持戒。所以真正我们懂得持戒念佛,那是真正护持正法。

  佛法在这个地方被消灭了,是这个时代众生没有福报。我们持戒念佛,就是修福。诸位一定要晓得持戒是修福,念佛是修慧,持戒念佛,福慧双修。这世间有福、有慧的人多了,佛菩萨就又示现在这世间,佛法就又兴旺起来了。所以我们一定懂这个道理,无论处顺境、处逆境,总是心平气和,决定不会起心动念;永远保持心地清净、心地平等、心地慈悲,这个比什么都重要。

  说到我们今天最重要的,就是求生净土,如果不生净土,麻烦就大了!除了念佛求生净土,这是第一桩大事,其它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佛法兴衰也是小事。我们自己这一生成就了,真的往生,佛在经上讲得很清楚,即使凡圣同居土下下品往生,生到西方极乐世界都是阿惟越致菩萨,这经上讲得多清楚、多明白。阿惟越致菩萨一般讲是七地以上,这是不可思议的成就。这些都是阿弥陀佛本愿威神加持,才有这样不思议殊胜的成就,这是我们真正一生大事。弘法利生小事,缘!有缘就做,没有缘就不做。念佛要紧!往生要紧!我们要把中心的目标掌握住,你才不至于走错路,不至于迷了方向。

  学佛的人都能守法,顺境、逆境都守法,这就叫真正兴隆佛法。为什么?这个世界上无论哪个国家地区,都喜欢守法的人,我们表现出来守法;换句话说,每个国家地区都欢迎佛法。如果我们不守法,即使你做的好事,你做弘法利生的事,你违背国家的法令规章,你是做了好事,那个好事有缺陷,后遗症很大。大在哪里?让许许多多国家领导人心里感觉得佛教徒不守法,那他对佛教就排斥,你说这个损失多大!所以要懂这个道理。

  佛在经典里面给我们的教诲,我们要肯定,那是决定正确的。我讲经的时候常讲,我们要舍弃自己的想法、看法、做法,我们要随顺佛陀教诲,这是真正佛弟子。我们自己想,想的是不错,好事情,其实是错的。所以这么多年来,我常常劝初学的同学,你要想学佛,从哪里学起?从《了凡四训》学起。你能够用一年的时间,念《了凡四训》,一天念一遍,念一年,三百遍你才会有印象。起心动念、言语造作,你就会想到《了凡四训》里头怎样教导我们。这部书是讲因果报应,种善因一定得善果。

  里面给我们讲出善恶的标准,它讲得太好了。善有真善、有假善,有满善、有半善,这些不能不懂,不能不清楚。了凡先生第十三代的孙子,第十三代,这次我们虽然没有见面,给他通了电话,以后有时间我们再见面。他还住在老家,嘉善,今年八十三岁。他是中学教员,退休了。了凡先生的坟墓还在,现在是政府当作文物保管,非常难得!这是积善之家,后代都不错、都很好。我是想将来有机会,我去访问,到那里去拍摄一些数据,附在我们的《了凡四训》一起流通,告诉大家真人真事,都是示现给我们做榜样。

  这次在北京,我访问了中国佛协,也访问了国家宗教局。在佛协,我跟一诚法师、圣辉法师,这是新的这一届领导人,中国佛教领导人,我们也谈了很多。圣辉也算是老朋友,以前见过好几次面。我说我这次来送一个礼物给你们。他说什么礼物?我说如果你们在这一届主持中国佛教,真正为中国佛教、为世界佛教做一桩好事情,将来在历史上也会留名。做什么好事?现在在全世界,我们需要一套“有声大藏经”。什么叫“有声大藏经”?今天我进来看到我们这边流通的《大正藏》,现在浓缩成两片光盘。这两片光盘就是一部《大正藏》,在计算机里面可以看到文字。文字虽然看到,经文没有标点符号,没有分段落,很多人看不懂。看不懂,他的兴趣就没有了。我说最好把《大藏经》从头到尾,用最标准的普通话念一遍。我们想学的时候,就跟着经文,我们每天来读经,这就叫“有声大藏经”。不要人的画面,要文字,就是我们在屏幕上看到经文,你就不要去找经本了。它有声音,你跟着声音来念,不要念得很快,不能像寺庙里敲木鱼诵经,那个不行,那我们听不出来他念到哪里。像平常我们读书一样,速度很慢,一个字一个字的念。要是中国佛教会能做这个工作,那是无量无边功德。

  我说你们做“有声大藏经”,我这几年,我还是继续讲我的经典。当然《大藏经》全部是可以读,我讲经,这一生没有办法把《大藏经》里面每部经都讲一遍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!现在《华严》我们讲到“四谛品”,上一次在此地,你们听到的。“四谛品”在第十二卷的后半段。我们的《华严》,八十跟四十合起来,除掉当中重复的一部分,总共九十九卷。九十九卷,我们现在才讲到十二卷,已经用了二千多个小时。我算了一算,这部经讲圆满,大概要二万个小时。实在讲,这部经非常重要,在佛家,这是根本法錀,这部经要是能通,一切经都通了。

  所以我的事情就是专门讲经,在摄影棚里头录相,其它的我要完全放下。我这次很清楚的表态,我说我这么大年岁,我不会做住持,我也不会做什么会长。在中国,什么政协、人大,当然更没有我的分,我边都不想沾。即使在大学里头给我教授,我也不会接受的。为什么?那不是我要做的。我要做的就是在摄影棚里面每天四个小时,我们把大乘经里头重要的这些部分,《华严》完成之后,如果还有寿命,我就很想把《法华经》、《楞严经》、“净土五经一论”,重新再讲一遍。我说我很单纯,就这么一点愿望,其它的什么都没有。

  现在我们生在乱世,社会动乱,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,灾难频繁。我们怎样度过?老实念佛,求生净土。世出世间一切法都要放下,修纯净纯善,修“真诚、清净、平等、正觉、慈悲”,这是菩提心,纯净;修“看破、放下、自在、随缘、念佛”。希望在这一生当中有真正的成就,我们这一生就没有白来了,这一生过得很充实,这一生过得很圆满。世间名闻利养、五欲六尘的享受,不能不放下;如果不放下,我们念佛往生就会有障碍。

  在这些年当中,我们也看到不少同修念佛念得很好,往生很自在,预知时至,有站着走的、坐着走的,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他们能做到,我们为什么做不到?他能做到的,就是他真放下。放下就能做到,放不下,那就没法子,佛菩萨虽然大慈大悲也帮不上忙,这个道理要懂。佛菩萨虽然加持,还是要靠我们自己认真努力,依教奉行。我明天休息一天,后天我们恢复讲经。现在时间到了,谢谢大家!

→ 有关其他文章
· 下一页:古晋佛七开示(第一集)
·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