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佛学专集 - 净空法师开示集 - 正文 │ 文章推荐
净空老和尚开示-香港之四

  净空老法师讲述

  2007/9/11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

  诸位法师,诸位同学。这几天办这个佛七跟纪念法事,做得都很好。在这段时期,我们从资讯里面看到,全世界灾难的频繁。世界卫生组织发了一个讯息,说在七0年代的时候,发现了将近三十种新的病毒,过去没有的,现在发现。而最近五年,他们又发现一千一百多种,新的病毒不断发现,现在没有医药可以治疗。所以提出警告,要我们小心预防瘟疫,这个瘟疫可能是全世界。我们学佛的同学明了,相信佛陀的教诲,病毒从哪里来?为什么最近会发现?佛告诉我们,万法唯心,一切由心造,病毒也是由心所造。

  众生心里面有贪、瞋、痴、慢、疑、恶见这六种烦恼,根本烦恼到极其严重的时候,把好的细胞就变成坏的。所以佛教导我们的方法,有了病毒,最重要是用意念来治疗,真的“勤修戒定慧,息灭贪瞋痴”,把这些带着病毒的细胞统统都能恢复正常。在佛法里面,心地清净平等就不会感染,传染病就不会感染;心地慈悲能够解毒,慈悲心能化解,清净、平等心,不会感染。我们懂得这个道理,认真去修清净心。

  修行一定要知道,修行修什么?就是修清净心、修平等心。菩提心上所讲的“真诚,清净,平等,正觉,慈悲”,我们今天讲五个,真诚是体,是菩提心的体,其他四个都是作用。真诚心要是发出来,那你的疾病全好了,病都是虚妄的,不是真的。真诚心很不容易发出来,大乘经里面佛给我们讲,什么时候你真诚心发起来的那个时候,你就超凡入圣了。我们今天起心动念都是轮回心,不是菩提心。佛法告诉我们,连阿罗汉、权教菩萨,菩提心没有发起来。菩提心一发起来,《华严》是圆教,圆教初住,别教是初地菩萨,菩提心真正发起来。你念佛求生净土生实报庄严土,不是凡圣同居土,也不是方便有余土,实报土,到极乐世界就花开见佛。

  菩提心怎么生出的?我们从作用里面讲,才能够把菩提心真正发出来。作用从哪里来?从清净心。菩提心的自受用,你用什么心对待自己?用什么心对待别人?自受用和他受用,自受用,对待自己就是清净、平等、觉,对待别人用慈悲。我们是凡夫,我们可以学佛菩萨,时时刻刻,一切时、一切处,要注意自己的起心动念。

  中国圣人告诉我们,“本性本善”,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,每一个人的本性都是本善的。这个善不是善恶的善,善恶的善,那个善也不善,这你要懂得。所以它不是相对的,它是绝对。佛告诉我们,一切众生皆有佛性,佛性是什么?佛性是觉,佛性是智慧;换句话说,人性本觉。《起信论》里面告诉我们,“本觉本有,不觉本无”。所以,我们自己的真心本性是本觉、本善,现在我们迷失了本性,变成不觉,变成不善。不善里面就有染净,十法界里面,四圣法界是净,六凡是染,这就是出了什么?出了相对的。在自性里头没有相对的。染里面又有对立,有善、有恶。所以善恶是在染业里头,染里头有善恶。

  善跟恶从哪里区别?从起心动念。我们就凡夫来说,念念为别人着想,这是善,念念为自己着想是恶,这是佛说的。佛为什么这么说法?这很有道理。佛教导我们破迷开悟,明心见性,是教我们去作佛,佛希望我们统统回头是岸,回归到自己的本位,你本来是佛,这是正确的。迷了之后,这叫凡夫,现在我们堕落在六道,六道凡夫。要怎么能够回去?这是个大问题。佛陀四十九年教我们,也就教这桩事情,如何返妄归真,回头是岸。迷失自性之后,这个自性就换了一个名词,叫阿赖耶。阿赖耶是自性在迷位上的称呼,觉了就叫真如本性,迷了就叫阿赖耶。

  怎么迷的?大乘经教里面佛都是这个说法,“一念不觉”,这句话说实在的,懂得的人不多,什么叫一念不觉?真正懂得一念不觉,你就差不多快要回头了,你跟正等正觉就很接近了。所以,这一念不觉,不懂,不知道。还有多少人问,几时一念不觉的?什么原因一念不觉的?这不是我们问,世尊在世的时候,你看《楞严经》上富楼那尊者就提出这些问题。富楼那证到四果罗汉,听佛说这桩事情,还提出这些问题,可见得这个问题很难懂!

  这一念不觉之后,它的速度很快,一念不觉是无明业相,立刻从业相里面就变现出来转相,从转相立刻就变成境界相。刹那之间它就完成了,世界就现前。世界是一时顿现,一念不觉也是一念顿现,因为它的时间太短。无明业相就是阿赖耶,转相就是末那识,境界相就是物质的世界,从精神就变成、产生物质。所以物质是从哪里来的?物质是从心想生的,一点都没错。末那,佛说了,末那是四大烦恼常相随。头一个,我见,就有我,佛经里面常讲的,我、我所,我所有的。这个根深蒂固,从一念不觉就发生了,辗转到生生世世,这是坚固执着。起心动念都是为自私自利,这就是增长我执、增长我见,这就错了,这是佛跟我们讲真正的原因错在此地。

  什么时候你能把我、我所放下,你就证阿罗汉果,你看阿罗汉是见思烦恼断了。见烦恼就是错误的见解,身见,凡夫都把这个身当作自己,这是身见;边见,边见就是我们今天讲相对的、对立的,我跟人就对立,这都是俱生烦恼。见取见跟戒取见是属于成见,我们中国人讲成见很深,从习气上来的,习气很深。这两种成见,一种是因上的,一种是果上的;戒取见是因上的,见取见是果上的。除这个之外,还有许多错误知见,统统叫邪见。能把这个放下,见惑放下就证须陀洹果,小乘须陀洹;大乘圆教里面,像《华严》讲初信位的菩萨。决定不能低估他们,为什么?他们已经证到三不退里头第一个,位不退,他是圣人,他不是凡夫了。他再向上提升,决定有成就,只要再能把思惑,错误的思想断掉。错误思想是什么?贪、瞋、痴、慢、疑这五种,这五种叫思惑,就是你想错了。

  自性里头没有见惑,也没有思惑,本善里头没有这些东西,本觉里头也没有这个东西,这个东西是彻底虚妄的。只要有这个东西,我们就称它作轮回心。你心里头有贪瞋痴慢,心里面有自私自利,这个自私自利、是非人我全部都是见惑,就出不了轮回,念佛也不能往生。念佛人叫带业往生,带业往生是你往生的时候你有能力把见思烦恼控制住,它不起作用,起作用的只有一句佛号,这就能往生。并没有断,见思烦恼没有断,控制住了,这一句佛号真起作用。

  怎么知道它起作用?一定要在平时起作用,而不是在临终。真正起作用是在临终,但是你要靠想临终起作用,太难了。平常,平常起作用,那你就有把握;平常不起作用,说临终靠不住,那是个问号在那里。平常起作用,临终就决定有把握。这就是在日常生活当中,我们练习着忘我,无我、无我所,要练这个。一个人真的到无我、无我所,就很容易开悟。你为什么不会开悟?原因就是你有我、有我所,你永远开不了悟。听经不能开悟,念佛参禅都不能开悟。能有悟处的,一定是妄想、妄念淡薄,他淡薄到一定的程度,他就悟入。

  所以,决定不能够执着,这个东西是我的,那个东西是我的,常常想身体都不是我的。真正的我是什么?真正的我是法性,法性不是精神,也不是物质,整个宇宙,万事万物,都是它变现出来的,那才叫真我。你看惠能大师开悟的时候说,“何期自性,能生万法”,宇宙万法从哪里来?是自性变现的。能现的是真我,这个一定要懂得,要常常想到这个。如果想到自己的身,错了,身是万物里头的一个。就像是我们一定要知道,整个人身是我,不能执着这里头一个细胞是我,错了,那就误会了。我们这一个身体就像整个宇宙当中一个细胞一样,全体是我,不是这个局部是我。我们错认这个是我,别的都不是我,错了,这见解错了,这迷得很深,所以都不开悟。

  佛教导我们学习有方便,先破我所,这就很方便。我所有的不要执着,不要执着这是我的、那是我的,没有一样是你的。一口气不来,哪样东西是你的?你有这个念头就很麻烦,这个东西天天在培养我执,你我执怎么能断得掉?所以这个道理不可以不懂。佛告诉我们的修学,学有没有用处?说实在话,不能说有用处,也不能说没有用处。怎么说?觉悟了,有用处;不觉悟,没有用处。

  佛说得很好,“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”,你本有的,智慧不是从外头学来的,外面学不到。智慧、能力、福报都不是在外头学来的,都是你自己本有的。只要明心见性,全都出来了。怎么样才能够明心见性?佛说得很好,“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,但以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”,这个话说清楚了,你能把妄想、执着放下,你就见性,你就明白了。所以佛法不在别的,不在你学了多少,而是在你放下。你这一生只听了一句经,你真能放下,你就成佛。这一句经起作用就是一切经,没有一样不通达。释迦牟尼佛给我们做了最好的榜样,我们应当要学习。他老人家一生放得乾乾净净,只有,我们现在的话说,维持最低生活的标准,三衣一钵,一生是这个样子,树下一宿,日中一食,他过这个生活。他生活得自在,生活得快乐,真正是做到中国人所说的“于人无争,于世无求”,自性里面的智慧德相全现出来了。

  你看他给我们表演的,十九岁,放下了王位的继承权,不要了,放下了荣华富贵的生活,去做个苦行僧。到处参学,寻师访道,从十九岁到三十岁,整整十二年。我们能想像得到,他是王子的身分,这身分不一样,走到任何地方都受到人尊敬,又聪明绝顶。所以,我们就能体会到,当时印度宗教里面的这些学者、大师,学术界里面这些高人,他统统亲近过,学的可不少。所学的,用我们佛法来讲,叫世间法,不是究竟法。没有地方再学了,这才回到恒河边上,在大树底下入定。入定,把十二年所学的统统放下,这一放下,大彻大悟,明心见性,则成佛了。

  成佛不是学十二年成佛的,是放下成佛的,这千万不要误会。所以你学的东西,可以学,可以不学,学了要放下,才是智慧。你所学的那个叫后得智。如果不放下,不放下是世间东西,不能解决问题。世出世法的界限就是放下跟放不下,能放下,没有一法不是佛法;不能放下,没有一法是佛法。我们学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,要不能放下,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是世间法,你不会开智慧,你也不会了解如来所说真实义。放下,你全了解,全明白了,关键在此地。

  惠能大师给我们做了证明,这就是说明心见性,恢复你自性里面的智慧本能,与学习不相干。惠能大师不认识字,没有学过,没有像释迦牟尼佛表演那样到处去参学。所以,释迦牟尼佛表演的是个知识分子,我们现在所追求的都是这样,他表演给我们看。表演到最后,告诉我们这个不行,没有用,放下就管用。而六祖惠能大师他给我们表演的是另一种方式,不认识字,没有念过书,从来没有参学过。只是听五祖一次,没有听多次,就是一次,讲《金刚经》大意,并没有讲完,讲到“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”他就开悟了,开悟是什么?,他就放下了。我这样讲诸位容易体会,听到“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”他就彻底放下了。他一放下,那个境界跟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境界完全相同。

  所以他很感叹的说了五句,这五句就是他的心得报告。“何期自性,本自清净”,何期自性是没有想到自性,自性本自清净。“本不生灭”,本不生灭就是大般涅盘,就证得了。“本自具足”,这个具足就是佛讲的“如来智慧德相”,本自具足,德相就是我们今天人所讲的福报。第四句是“本无动摇”,本无动摇就是自性本定,《楞严经》上讲的首楞严大定,你从来没有动过。最后一句,“能生万法”,整个宇宙是自性变的。五祖一听,行了,真见性了,衣钵就传给他。所以你说他一生,他接受别人教导就这么一次,我们估计他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。这说明什么?原来放下就是!他这一放下,全通了。

  逃难期间当中,这个要晓得,你看唐朝那个时候,所谓同行相忌,嫉妒。五祖弟子那么多,这是刚刚来的陌生人,怎么会把衣钵传给他?谁都不服气,这要找他麻烦,把衣钵抢回来;不但抢回来,还要他命。五祖知道,他自己也知道,所以一定要去避难。以后到猎人队里面去避了十五年。十五年之后,大家把这个事情遗忘,淡化了,他才出来。同行相忌,你没有成就,大家笑笑你;你有成就,别人受不了,嫉妒障碍非常严重。这是一定要晓得。我们今天遭遇一些困难,小事一桩。你看佛当年,六祖当年,他们所受的苦难比我们多多了。这个要知道。一定要能够忍辱,一定要冷静把这一切现象看清楚,你才知道怎么处理,要学着如如不动。

  他逃难期间,遇到无尽藏比丘尼,诸位要晓得,那时候能大师二十四岁,听无尽藏比丘尼读《涅盘经》。《涅盘经》的分量很大,她念得很熟,问她意思,讲不透彻。惠能大师给她讲解,她觉得很诧异,你不认识字,你怎么会讲解?能大师告诉她,佛法甚深之义与文字无关,与言说就没有关系,文字跟言说是一桩事情。与什么有关?与放下、放不下有关,这诸位要知道,关键就在此地。所以我很感激章嘉大师,头一天见面,我向他请教,他就告诉我,“看破、放下”。

  那时候方东美先生把佛法介绍给我,本来我们对于佛法是排斥的,认为这个东西是迷信。他告诉我,他说这不迷信,这是最高的哲学。我跟他学哲学,他说佛经哲学是全世界哲学的最高峰,告诉我,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。最高的享受得到没有?要真得到才行。他能把佛法讲清楚、讲明白,我们了解了。我隔的时间不久,大概两、三个月,我就认识章嘉大师,差不多四个月的样子,认识章嘉大师。我就向章嘉大师请教,我说我现在知道佛法好处、佛法高深,有什么方法让我很快的入进去?他就教我,看破、放下。

  章嘉大师教学的方法很特殊,我的问题提出来,他看着我,我也看着他,我们这样看了大概半个小时,他才说话。不是像一般人那样,你问一个问题,他马上给你解答,不是的,他看着你。到以后我们才晓得,凡是心浮气躁,学不到东西。他看了你半个小时,让你整个情绪统统定下来,才跟你讲。心浮气躁的,他一句话都不跟你说。这半小时当中看着你,你真的定下来,真的很诚恳,真的希望知道,才教你。教我六个字,“看得破,放得下”。毕竟我们的功夫跟他不能比,他说完了,我第二个问题起来了,我说请问老师,从哪里下手?他也不是很快答覆,这时间短一点,大概五分钟,五分钟之后说了两个字,“布施”。

  头一天见面,大概一个半小时,没有说几句话。离开的时候,他送我到门口,我那一年二十六岁,他老人家大概是六十五岁,好像是的,他大我三十九岁。告诉我,我今天教你六个字,你好好去做六年。看破、放下做六年。我们也就真的听话,真的就接受。以前确实很吝啬,自己喜欢的东西不会给人的。老师教布施,好,就是要舍,开头是忍痛的舍,慢慢就变成习惯了。真的到第六年就有感应,有些事情可以预知,所以心地清净你就会有这个能力。这个能力都是正常的,都不是什么奇怪的,因为什么?每个人都有,只要你清净心现前,你就有这个能力。

  所以从这么多年下来,我们就完全肯定,修行没有别的,就是放下。在《华严经》里面,佛一再教导我们。你们首先要把它搞清楚、搞明白,这就是看破。佛常常讲。我们做了这三张透明的胶纸,一张是黄色的,代表妄想,这是妄想;一张蓝色的,代表分别;红色代表执着。如果三个都有了,这是凡夫,三个都有是凡夫。我们现在挡在这个地方,我们对外面境界看不见,就会看错。凡夫的知见,六道凡夫的知见就是这样,你对于事实真相一无所知,所以你看错了,你想错了,你说错了,你做错了,这是轮回心造轮回业。

  可是你知道事实真相了,这个东西,我们把我们自己的眼睛比喻作自性,我们的真心,我们的本性,它有没有障碍?没有,没有障碍,没有障碍到。真性变出来的,能生万法,外面的境界是万法,万法是法相,自性是法性。既没有障碍法性,也没有障碍法相。这到底是什么玩意?其实这个东西并不是真有的,真有的那就好办了。它不是精神,它也不是物质,它是错误的,它是虚幻的,我们现在讲抽象概念,是这么个东西,决定不是事实。所以,佛叫你放下,佛在菩提树下统统放下,表演给我们放下,成佛了。六祖惠能大师听了两个小时经,他也放下了,就成佛。一个是以佛身得度,就现佛身,惠能是应以祖师身得度,他就现祖师身,境界完全相同。

  佛告诉我们,你没有能力一次放下,一起放下叫顿超,上上根人。我们没有能力的人,佛教我们先把执着放下,于一切事不执着,执着(红的)放下,这样子看起来,现在很清楚了,像我们戴太阳眼镜一样,这样很清楚;还不是最清楚,能看得清楚。这是什么?阿罗汉,阿罗汉就是像这样,比凡夫清楚多了。凡夫真的是不觉,阿罗汉叫正觉,凡夫不觉,就是邪觉,他不正,他完全想错了,看错了。阿罗汉才是正觉,阿罗汉有妄想、有分别,没有执着。

  再把分别放下,那这就更清楚,这是菩萨,菩萨叫正等正觉。这是一重烦恼,无明烦恼,一重,正等正觉,这就很清楚了。再把这个放下,这是妄想,妄想放下,本来是佛,就这么回事情!所以,看破很重要。你为什么不肯放下?你不了解事实真相,那就是你没有看破。真正看破之后,就像祖师所讲的,“三藏十二部,让给别人悟”。真正修行人要不要?不要。所以祖师大德教我们,你一生你就去学放下,放下帮助看破,看破帮助放下,相辅相成,从初发心到如来地。秘诀就传给你了,没有别的。看破一定要放下,你不放下,不放下就变成烦恼障,或者变成所知障,它就变成障碍。放下就是智慧,放下就是自性本具的德能,秘诀就在此地。所有一切经论这些东西,这些东西佛留下来是帮助初学,他不知道这个秘诀,他对这个不能相信,他要去读很多书,那就随他去。到最后他要开悟还是这个办法,他不用这个办法,他不能成就。

  了解这个,你要真干,真干,还要用长时间去培养自己的智慧德能。所谓是,在佛法里叫历事链心,善财童子五十三参,要在人事环境、物质环境去磨链,磨链怎么样?就是能大师前面所讲的几条。修清净心,不通过人事环境的磨链,你怎么知道你的心清净?确实不受外面境界干扰,这才清净。所以在顺境里面,善缘,这是好境界,你在这个里面看看,你还有没有贪恋?如果还有贪恋的念头,你的心不清净,你是凡夫,你连阿罗汉都不如。在逆境里面,恶缘里面,有没有瞋恚?不如意境界里面还生一念瞋恚,不行,这还是轮回心。所以我们的清净、平等、觉必须要通过试验,长时间去磨链,真的磨链得乾乾净净,智慧就现前。德能是能力,这个能力在佛法里面讲就是六通,三明六通现前了,福报现前。

  现前之后,不是自己享,自己还有享,就贪心起来了,还是没有放下。给谁享?给苦难众生享,那就对了。契入到这个境界,这就是证到大涅盘境界,大涅盘无我了,身还在这个世间。实际上身在这个世间,长短随意,业力没有了,转业力为愿力,不受业力的支配。在世间,住世长短是众生的缘,众生的感,也就是你跟众生有缘,这些众生愿意听你教诲,那你就多住几年,帮他忙;如果没有缘,大家对你又不相信,你教他他也不理你,那就走了。身体在这个地方,叫入有余依涅盘,这身体是有余的,有余依涅盘;不要这个身体,叫无余依涅盘,涅盘境界是一,不是二。有余、无余,说法就在此地。所以这个必须要搞得很清楚、很明白,你才晓得怎么个修法。

  我们看看现代的社会,你们有人去年参加过法国巴黎的活动,你们看到的联合国的法宝法师。法宝法师在联合国没有地位,是联合国跟宗教的一个联络人,很辛苦。我在巴黎他来看我三次,穿的是便服,他说他是和尚,斯里兰卡的和尚。我说你怎么穿这个衣服?在联合国上班不方便。我们就了解。去年活动办得很成功,他升级了,联合国给他办公室,所以他也很开心。上一次BILL到巴黎,回来的时候带个信给我,他说他很忧虑,联合国全世界调查,其他的宗教信徒年年都上升,信徒增加,佛教徒人数是年年减少。他告诉我,如果佛教再这样下去,三十年之后,这个世界上佛教就没有了。这个事情是真的,不是假的。

  前几年,我在日本开会,每一次到日本都会跟水谷先生见面,他是日本的佛教领导人,我跟他提到过这个事情。我说佛教一定要办教育,如果不办教育,佛教里头没有人才,我跟他讲,二十年之后日本就没有佛教,取而代之的是基督教、天主教。他也知道。到底用什么方法培养人才?他想不出来。人才要怎么培养、怎么教?去年我们巴黎活动完了之后,我到英国去访问剑桥大学、伦敦大学,回来之后我深深感叹,中国儒释道三家都没有一流的人才。所以回来之后,我就想把汤池交给政府,我们来做培养人才的工作。培养多少人?十个人。儒释道,办个小型的书院,希望真正有志于续佛慧命,有志于传承中国传统文化,中国古人讲的是“继绝学”。条件没有别的,真正能放得下名闻利养,放下自私自利,学释迦牟尼佛,就能成功。

  把四个根紮好,这四个根非常重要,《弟子规》,伦理的根,伦理道德的根;《感应篇》,因果道德的根;《十善业道》,佛法的根;你有这三个根,然后学一部经。第一部经大小都没有关系,你看惠能大师两句经文就开悟了,何必要多?所以大小没有关系。你看近代江味农居士一生就是一部《金刚经》,四十年,他写出的《金刚经讲义》,那就是他的研究报告,确实是《金刚经》的权威,四十年的功夫。周止庵居士研究《心经》,《心经》两百六十个字,他也用了四十年,写出《心经诠注》。世界佛学权威,何必要多?一经通,一切经通。惠能大师展现给我们看的,他就是放下了,放下全通了。佛教所有经典你念给他听,他都可以跟你讲。

  你们在《坛经》上看到,法达禅师学《法华经》,我估计他至少十年。他诵《法华经》三千遍,《法华经》很长,念一遍要一天,三千遍要十年。念得很熟,也很傲慢,见到六祖,拜的时候头不着地。六祖看到了,起来的时候就问他,你拜的时候头没有着地,一定有值得骄傲的地方,问他,你有什么值得骄傲?他回答,他念《法华经》三千遍,三千部。再问他《法华经》的宗旨,答不出来。转过头来向六祖请教,六祖说这个经我没听过,你念给我听。他背得很熟,念到第二品“方便品”,行了,不要念了,我全知道了。讲给他听,他开悟了。这不是很明显的例子吗?

  所以这个事情,与学、无学没有关系,重要的就是放下。我们的病就是放不下,毛病在此地。所以在日常生活当中,不要去计较,工作、待人接物更不要计较,随缘就自在。一切不要想到自己,想到苦难众生。在道场,要想到庄严道场,一切做的如理如法,这就是庄严。所以庄严道场,你的心是清净的,你的情绪是喜悦的,法喜充满。从这个地方能够勘验自己,我如不如法。能不能成就不在别人,在自己;再说一句,就在自己能不能放下,能不能看破!自己果然真正能看破、放下,佛菩萨那个助缘就成就了。

  我们想找几个真正志同道合,闭十年关,好好的学十年,一个人学一部经,就从一部经上通一切经,儒也好,道也好,佛也好,一个人学一部。我们的方法就是每个人自己学,天天做报告,每天一个人做半个小时,或者是四、五十分钟的报告,天天做报告。一部书,譬如像《金刚经》,顶多三个月就完了,就学完了,学完了学第二遍。一年学四遍,十年学四十遍,四十遍你心定了,心定到一定的程度就开智慧。“信心清净,则生实相”,你就开悟了。不能像能大师那样彻悟,你也有到大悟,从小悟到大悟,那就不一样了。至于你悟到什么程度?没有别的,你放下多少!你放下愈多,你悟的就愈高,你悟的就愈大。你放下一点点,你就小悟;多放一点,就是大悟;统统放下就是彻悟,跟佛没有两样。

  今天很难得,我们在这儿聚会,我把我自己修学这点心得贡献给大家。还有半个小时,我们讲《华严经》。好,谢谢大家。

→ 有关其他文章
·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