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佛学专集 - 净空法师开示集 - 正文 │ 文章推荐
2007年净空老和尚新春开示

  净空老法师讲述

  2007/1/11  澳洲布里斯本丽晶饭店

  尊敬的功德主(没有功德主就没有今天这么殊胜的缘分),诸位法师,诸位大德,诸位同学,大家新年好。在过去的一年,我们做了两桩事情。第一桩事情,我们在中国汤池小镇做了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教学,做得很成功。第二桩大事,在去年的十月份,我们将宗教的团结跟中国传统教学的效果,介绍给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”的总部。这两桩事情意义很深。

  联合国以及许多的政府对宗教确实是没有能够了解,虽然说的是宗教自由,实际上限制还是很多。我们在前年访问巴黎的时候,教科文总部组织有一位宗教的联络人,是斯里兰卡的一位小乘出家人,你们也有很多人见过,法宝法师。我在巴黎,他来看过我三次,前面两次他都穿的西装。他告诉我他是出家人,我说你为什么穿这种服装?他说在联合国工作,不方便。我就明白了。好像是六月份,我从巴黎活动结束之后,我访问英国。从英国到美国,接受布希总统的邀请。在他的宴会上,也遇到一位剃光头的,也穿西装,到我面前给我合掌,他说他是出家人。我说你为什么穿这个衣服?他说不方便。我就晓得、就了解了。这以后有人告诉我,大概在国际场合当中,恐怕只有两个人不换服装,我一个跟哒囧瀬喇嘛,我们没有换过服装。由此可知,他们对这个宗教认识不够。这难怪,我很了解。为什么?因为我在年轻的时候就不相信宗教,就认为这个是迷信的,所以我非常理解。

  我在二十几岁的时候,非常热衷于哲学。那个时候在台湾,我就找到当代的一位哲学家,方东美先生。他是安徽桐城人,我们算是同乡。桐城距离我们那个县很近,在从前中国里华里五十里,现在公里是二十五里、三十里的样子,所以算是小同乡。他指导我,给我讲了一部哲学概论。我们上课是一对一的,是在他家的小客厅,小圆桌上上课,一个星期两个小时。从西洋哲学讲到东方的哲学、讲到中国哲学、讲到印度哲学,最后一个单元讲佛经哲学。我就非常惊讶,我说这佛教是迷信,怎么会是哲学?方老师告诉我:你不知道,佛是大哲,佛是圣哲,佛经是全世界哲学里面最高等的哲学,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。所以方先生是我学佛的接引人,我从他这个地方才认识佛教,它本来是学术不是宗教。

  接触到明白之后,方老师告诉我:佛教是佛陀的教育,它不在寺庙,它在经典里面。他教我不要去找寺庙,去找佛经。所以我那个时候开始,就到寺庙里面去找经书看,因为佛教的经书一般市面上买不到,只有到大的寺院有《大藏经》。《大藏经》不能借出来,所以我们就利用假期的时候去抄经,接受老师的指导,教我们要看哪些经典,我们就去抄,所以我还抄了十几部经书。

  最初指导我的是章嘉大师,这是藏传的一位大德。他老人家,我跟他的时候我二十六岁,他六十五岁,算是祖父辈的,对我也很爱护。他教我看《释迦谱》、《释迦方志》,这两样东西没有单行本流通的,所以一定要到《藏经》里面去抄,是唐朝时候人的着作。这两样东西就是释迦牟尼佛的传记,他说:你要学佛,首先你要认识释迦牟尼佛。你对他不认识,你怎么样跟他学?这跟一般学佛启蒙,第一门功课就不一样。读了之后,才知道释迦牟尼佛是个什么人,我们才真正对他有了认识。

  从释迦牟尼佛一生,他求学到开悟,以后教学,我们了解,要用现代的话来说,他是一位终生的职业教师。孔夫子教学只有五年。他周游列国,六十八岁回家,回到老家开始教学,七十三岁过世,所以孔子教学实际的时间只有五年。被后人尊称为“至圣先师”,我说夫子当年在世,作梦都没想到后人会对他这么尊敬,他没想到。

  可是释迦牟尼佛就不一样了,他是年轻的时候就觉悟,所以他自己舍弃了王位,舍弃了荣华富贵去求道,这个求道就是求学。在他那个时代,可以说是印度的宗教黄金时代,许多学派都建立起来了,而且他们的修学比中国人高明,高明在哪里?高明在禅定。甚深的禅定可以突破空间维次,所以他们讲六道轮回。六道轮回不是从理论上推测的,是在禅定当中亲眼见到的。你见到的跟他见到的,许多人见到的完全相同,这就不是哪个人编的故事。印度最早的教派,婆罗门教。婆罗门教的历史,他们自己说有一万多年,这是可以相信的,印度人不重视历史,现在全世界承认它是八千五百年。诸位晓得,佛教才二千五百五十年。这是个古老的一个学派,也变成宗教了。

  释迦牟尼佛十九岁舍弃了家庭,出去求学,所有这些学派他都接触过。他是王子的身分,肯定是备受大众的尊敬,能够亲近到最好的老师。经过十二年,到三十岁(十九岁到三十岁,中国人连头带尾算十二年),十二年的参学,到最后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。根本问题是什么?轮回从哪里来的?为什么会有轮回?六道轮回外面还有没有世界?这都是大问题,这个问题没有法子解决。所以他走到恒河边上,在菩提树下打坐,把所学的这些东西统统放下,没想到这一放下,智慧就开了,这就所谓是大彻大悟,明心见性。告诉我们一个事实的真相,“一切众生本来是佛”。

  “佛”是什么意思?佛是印度话,意思跟我们中国人讲圣人是一个意思。我们中国人称圣人,印度人称佛;中国人称贤人,印度人称菩萨;中国人称君子,印度人称阿罗汉。要用现在的观念,一般术语来说,佛、菩萨、阿罗汉是学位的名称。佛是最高的学位,现在的博士;菩萨是第二个学位,现在的硕士;阿罗汉是第三个学位,学士。可是他们这个学位比我们这个学位的标准不一样。

  我们这个地方刚才的“凡圣迷悟示意图”,就是《华严经》里面所说的。佛告诉我们,只要放下,你自性里面的智慧、德能、相好都现前了,大家都是平等的,这是《般若经》上讲的“法门平等,无有高下”。这个法门,不仅是讲佛教里面所有宗派的法门,包括全世界所有的宗教、包括全世界所有的学派,全是平等的,没有高下。你怎样才能达到究竟圆满?究竟圆满是你自性里头本来有的,这是佛在《华严经》上说“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”。如来就是称的自性,宗教里面称的“唯一的真神”。佛教里头不称神,佛教里头称自性、本性。

  我们中国传统教学也讲的是本性,你看《三字经》上第一句,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,本性本善,那个本性就是佛教里面讲的佛。但是“佛”这个字里头包括本性,也包括本性里面所包含的智慧德相,统统包含在其中。我们现在就是迷失了本性,把无量的智慧变成无量的烦恼。所以烦恼是从哪里来的?烦恼是智慧被它扭曲了,迷了。迷了自性的时候,自性里面智慧变成烦恼,自性里面的德能变成了业,我们现在讲造业,就是善业、恶业,变成这个东西,自性里面的相好变成了六道轮回,就这么回事情。你们在大乘教里常听到这些术语,“烦恼即菩提”,“生死即涅盘”,你们常听到。这是你迷了之后,扭曲了。

  迷了之后,你有了妄想、有分别、有执着。我们用示意图,用这三原色来代表。我们用黄色代表妄想,用蓝色的代表分别,用红色代表执着,好像我们迷了,迷了之后就像人戴了三付眼镜,三种颜色的眼镜戴在上面。你想想看,这三种眼镜蒙在我们的眼睛前面,我们把眼睛代表我们的自性、我们的本性,这个东西有没有障碍我们本性?没有。有没有障碍外面境界?也没有。我们的眼睛是自性,就是法性,外面的境界是法相。所以它跟法性、法相不相干,它是虚妄的,不是真实的。法性跟外面法相是真的,叫一真法界。这个东西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,是一种抽象的概念,它不是真的,只要你把它放下,你就成佛了。成佛是什么?恢复你自己自性里头本有的智慧德相,你就恢复了。

  释迦牟尼佛搞了十二年去参学,就是我们中国禅宗里面所讲的,“踏破铁鞋无觅处”,到处去求学,找不到;他统统放下之后,豁然大悟,叫“得来全不费工夫”。这是他给我们做出最好的示范。所以真正的成就没有别的,是放下,跟我们孟夫子所说的一句话是能触类旁通的,孟子所说的,“学问之道无他,求其放心而已矣”。你只要能放下,你智慧就开了;你要有执着、有分别,你的麻烦可就大!永远不能解决问题。

  这个启示,实在讲在中国禅宗六祖惠能大师,你看他的事蹟,然后你再看释迦牟尼佛,这两个人给我们表演,这个启示就非常圆满,也非常的珍贵。我们晓得惠能大师,他不认识字,没有念过书,他没有经过十二年的参学。他是怎么样开悟的?他所开悟的境界跟释迦牟尼佛完全一样,无二无别。他的开悟,诸位都晓得,放下了,彻底放下了。世尊是经过十二年参学,放下,他是没有经过参学。

  到黄梅,他是做义工,在厨房里舂米破柴,他是干这个活干了八个月。八个月没有进过禅堂,也没有上过讲堂;换句话说,他一堂经没有听过,一次禅坐他也没有,在碓房里面工作,五祖居然就把衣钵传给他了。五祖召见他是在半夜,这《坛经》上记得很清楚。我们的推想,五祖跟他讲经就那么一次,我想时间不可能超过三个小时,大概两个多小时的样子,跟他讲《金刚经》大意,讲到三分之一,他就全明白了,大彻大悟,后面不要讲了。这一悟之后,不但佛法全通了,你看他以后一生的教学就知道,他不认识字,没有念过经,他怎么教?你学哪一部经,你念给他听,他一听就明白了,然后讲解给你听,帮你开悟。在中国佛教史里面,成就学生最多的是他一个人,真是“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”。在他会下真正大彻大悟,四十三个人。这就说明放下重要。放下的时候,你智慧就圆满了,这个智慧给你带来幸福的人生,给你带来成功的事业,给你带来灵性的提升。这么好的学问我们许多人都不知道,所以是非常的可惜。

  我从这三位老师(我是三位老师教的),接受教学是十三年。章嘉大师三年,奠定的基础,以后李老师十年,主要是教我续佛慧命,弘法利生,学孔子、学释迦牟尼佛,一生从事于教学的工作。这个工作最有意义、最有价值,帮助人觉悟。帮助别人,当然也就帮助自己。

  佛教我们,人在一生当中最重要的,随缘不攀缘。攀缘是什么?你有心想去做,我要做什么、做什么。像一般人都做了很多的计画,我今年做什么、明年做什么,那很苦恼。为什么?那些都是妄想分别执着,你总是离不开。随缘的时候,一切随顺,没有计画。所以我们一生做的什么?一生就是教学,讲经教学。讲经是上课,帮助别人开悟,帮助别人认识佛陀教育。佛陀教育是自性的教育,佛没有东西给你,佛所帮助你的是让你了解事实真相。懂得这个方法,你只要能把妄想分别执着放下,你就圆满成就。

  所以我第一天亲近出家人,就是章嘉大师。二十六岁那一年,头一天跟出家人见面,我提出一个问题,我说:方先生告诉我,佛教是哲学。我说,我明白了。有什么方法,能让我很快就能够进入这个境界?章嘉大师听了我的发问之后,一句话都不说。他看着我,我看着他,我们两个人这样的看了半个钟点。这个教学法很特殊,这个教学法实在讲就是佛教最正常的教学法。看了半个钟点,他教你放下了,把所有一切妄念都放下,让人整个回归到静态。你统统静下来之后,你才能接受;心浮气躁,接受不了,这个耳朵听,那个耳朵跑掉了。他能让我们两个对看,他心是定的,我也定了。定了之后,才告诉我六个字,“看得破,放得下”,这六个字,你就能入佛境界了。我听了之后,似懂非懂,我没有他那样的耐性,接着就向他老人家请教,哪里下手?这个时候他静下来的时间就没有那么长,大概五分钟。他不会马上答覆你,五分钟之后告诉我“布施”。我们坐了两个小时,都在定中,那个磁场气氛非常好、非常安静、非常柔和。这是老师教学的一个特殊方法。我离开的时候他送我到门口,拍着我的肩膀告诉我:我今天给你讲了六个字,你好好去做六年。我也真听话,真干。

  你放下得愈多,放下什么?放下烦恼,放下妄想,放下分别,放下执着。这个东西我们的染污时间太长、染污太深了,所以是老师教我们,我们就认真放下。放下一点,你烦恼就轻一点,烦恼轻一点,智慧就长一点;你再多放下一点,你的烦恼又少了一点,智慧就又更增加,就是这么个办法。我们不是上根利智,不能像惠能那样一下就放下了。一下放下,马上就成佛了,我们不行。所以你们知道,我学佛到今天,从章嘉大师教我,今年五十六年了,年年都有进步,就是年年都在放下。这是跟我的同学时间长的,你们能够觉察到。同样这一部经,我天天在读,天天跟大家在讲解,年年有进步,年年境界不一样。这是什么原因?我每一年又放下了一些,就这么个道理。

  所以执着放下了,对于世出世间一切法不再执着了,一丝毫执着都没有了,你就拿到佛教第一个学位,阿罗汉。拿到这个学位,对于六道情况你完全了解,你就晓得六道怎么来的,六道是从分别执着里头变现出来的。现在科学家讲的不同空间维次,不同空间维次怎么来的?空间、时间本来没有,现在科学已经证明了,空间跟时间不是真的。佛在二千五百年前就讲得很透彻,就把它讲清楚了,时间跟空间是从妄想分别执着里面变现出来的。

  如果你能够把执着放下了,换句话说,你能够破除第一重的障碍,能够突破一部分的时空,就六道没有了。六道没有了,还有四圣法界,十法界里头还有四圣法界,所以必须还要把分别放下。分别要是放下了,四圣法界前面两个,就是声闻、缘觉这两个没有了,你提升到菩萨,提升到佛的境界了。最后能把妄想放下,才能超越十法界,这个完全没有了,一真法界现前了,就是你回归到本性,大乘教里面讲“明心见性,见性成佛”,你把你自己本来面目找到了。换句话说,圆满的智慧,圆满的德能,圆满的相好,统统现前。

  诸位在往生经里面看到的极乐世界,在《华严经》上看到的华藏世界,那才是本来面目。所以佛有没有东西教我们?没有。佛说你所有证得的东西全是你自性本来具足的,只是你现在有障碍,障碍让你不能够现前,只要你肯放下就行。所以章嘉大师第一天传给我的,就把这个秘诀告诉我。看破(看破是了解事实真相)帮助你放下,放下又帮助你更深一层的了解。菩萨修行没有别的,从初发心到如来地,就是看破放下、放下看破。

  我们现在学佛为什么功夫不得力?就是你没有看破,你也没有放下。没有放下、没有看破,你始终在原地踏步,你一寸、一分的进步都没有办法。正因为这个原因,所以我们在这么多年来勉励同学,你要真正想有进步,我讲的十六个字,叫老生常谈,自私自利要放下,名闻利养要放下,五欲六尘要放下,贪瞋痴慢要放下,这十六个字。这十六个字,你如果是有一个就没有办法提升你的自性,对于大乘佛陀真实的教诲,你虽然读、虽然听,你没有办法体会到里面的真实义。这是什么?不是佛不慈悲,自己本身有障碍。

  所以生活、工作一切随缘不攀缘。这个在起点,你要相信因果,古人所讲的“一饮一啄,莫非前定”。你能相信因果,你心是定的,你就不妄求了。心是定的,定生慧,慧就能看破,这个利益就太大!因果是前世的,前世的业因感这一生的果报,这一生的业因感来世的果报,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。现在在西方,我们看到外国人这些研究报告,现在西方人相信有轮回、相信有报应的,在比例上讲已经超过百分之三十,我们估计应该有百分之三十五,他能接受、他能够相信。东方就更多,东方人就更多。所以他心是定的,不妄求,心是定的。

  佛法里面常说,“佛氏门中,有求必应”。这求有理论、有方法、有效果。怎么个求法?总的原则,断恶修善。《了凡四训》是最好的说明,《俞净意公遇灶神记》也是最好的说明,这个样子才真正能够在这个世间所谓求富贵得富贵,求儿女得儿女,求长寿得长寿,真的是有求必应。我这一生,年轻的时候,很多人知道我的命不好,一生贫贱,贫是没有财富,贱是没有地位,是非常辛苦而且又短命,寿命很短。今天会还活到这么大的年岁,我也没有求;我没有求富贵,也没有求地位,也没有求健康长寿,一切依照老师的指导,完全是随缘而不攀缘,自然形成的,寿命也延长。四十五岁那一年确实生了一场病,一个月。我也想到寿命到了,不要去看医生,医生只能医病不能医命。寿命到了,你还看医生干什么?所以我也不要医药,也不要医生,在家里头念佛,等着阿弥陀佛来接引。结果等了一个月,阿弥陀佛也没有来,我的病就好了。所以我一生没有进过医院,没有病历,这是我们懂得这个道理,了解事实真相。

  我一生的工作方向、目标,学释迦牟尼佛。释迦牟尼佛明了之后就教学,我也愿意从事于教学,这是章嘉大师教我的。选择这个行业,也是章嘉大师替我选择的,他说这个行业好。而且老师特别告诫我,决定不可以搞政治。他举了一个例子:你的心慈悲、善良,譬如说你做一个县市长,有的是很好的县市长,可是你底下那一些工作人员都是贪官污吏,你怎么办?我一想,这个话是把我问住了。他说:你要不要负责任?你的罪过是什么?用人不当。他这句话提醒我之后,我这个念头就断掉了。你到今天哪里去找好人?找不到。我教学找几个好学生,我找了五十多年都没找到,所以这条心老早就死掉了,还是规规矩矩的教学。

  教学,现在很难得,我们用高科技,我在摄影棚里面讲经。所以我们宗教局长叶小文到这边也来过几次,我告诉他:我教学没有学生,讲经没有听众,我摄影棚里面就我一个人,面对着摄影机。叶局长也很聪明,他说:你有卫星,你有网路。没错,是的。所以在网路上学习,在卫星里面学习,都没有见过面。听说人很多,我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,从来没有过问过。我们用网际网路大概有十几年,用卫星电视是四年,从二00三年开始的。所以听我讲经、听我教学的人很多,在身边一个都没有。你们看到我摄影棚里面,门关起来,也就一个人都没有,我一个人自己说,也自己会笑,也说得津津有味。因为我知道,真的,在萤光幕前确实有很多人学习,而且有很多人非常认真,收到很好的效果。这是古来祖师大德没有这个缘分,我们现在充分的要利用这个机会。

  可是这次我移民到澳洲来,这个缘也非常殊胜,我对澳洲非常感激,他们对我非常的优待。到这边来之后,这就参加学校,九一一事件之后,昆士兰大学和平学院邀请我跟他们教授举行两次座谈会,学校才决定希望我代表学校参加国际的和平会议。这是随缘,这不是攀缘。他们给我的学位、给我教授,我最先都是拒绝,我说我要这个没有用处。两个学校校长来给我说:法师,你还是要接受。我说为什么?他说:联合国的和平会议邀请的是专家学者,他不邀请法师,不邀请宗教的人士。他说,你一定代表学校。这我才勉强接受。参加六次会议之后,觉得是联合国这个工作,这么多工作人员他们的方向有了问题。所以教科文组织开这个国际和平会议,从一九七0年开始到今年三十六年,世界是愈开愈乱,所以大家都着急。

  我提出来的,我每次讲演的时候,文字上你们大家都看过,我都是提供中国五千年来,为什么外国人很羡慕的,他也感觉很惊讶,五千年来中国这一个国家、这个族群,可以称得上是和平的族群,长治久安的国家,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这在西方历史上找不到的。中国一个朝代改变之后,至少有一百五十年到二百年安定的社会局面,这在西方世界历史是找不到的。什么原因?中国老祖宗懂得用教学,所以中国人重视教育。

  古时候国家制度里头把教育摆在第一,“建国君民,教学为先”。那个“君”是领导。因为建立一个政权,领导这个国家、领导人民,什么最重要?教学最重要。教学教的是什么?教的是伦理、是道德、是因果、是智慧,现在的科学要放在最后。所以中国的教育,教学的内容不能不知道;伦理、道德、因果、智慧、科学。真有科学,儒里面有科学,佛经里面的科学更高。现在西方的科技研究到今天,没有办法超越佛法里面讲的科学,佛法讲得透彻。非常可惜,西方科学家没有去念佛经,他要念佛经的话,我相信科技的进步会大幅度的提升。这是几千年前,我们不能不知道。我开会给他们介绍的时候,听讲的大众都很欢喜,说法师,你讲得很好。最后一句话是什么?这是理想,不能落实。这句话搞得我这是没有法子了,所以我才跑到汤池做实验,看看我们中国古老的方法对现代还有没有效果。结果没有想到,我们到汤池做这个工作,我的预期是三年能见效果,没有想到三个月就见效,让我们跟这些老师都非常惊讶,人民怎么是这么好教的?所以这个效果出来之后,我就想要怎样介绍给联合国?没有想到七月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就来通知我,邀请办十月份这么大的一个活动。我说这佛菩萨保佑,祖宗有德。我说我到联合国搞这个活动干什么?我说是我们汤池成果的促销大会,向全世界去促销,我是去干这个的。这我两桩事情都写得很清楚,特别我是跟刘延东部长,我给她一封信的时候就写得很清楚,两个目标:第一个是宗教是可以团结的,我们把宗教团结介绍给联合国;第二个就是中国古圣先贤讲的“建国君民,教学为先”,用教学的方法可以化解冲突,可以促进社会安定和平。我们今天已经做出来了,我讲话的声音就大了。这是介绍给联合国,我说是为这么两桩事情做的。

  宗教,前年我在马来西亚,拜访马哈迪长老。他在马来西亚做了二十二年的首相,当国家领导人,他是时间最长的一个人。他退下来之后,对这个世界和平安定非常关心。他去问过我,他说化解冲突,促进社会安定和平,能做得到吗?他问我这么一个问题。我就告诉他:如果我们把四桩事情做好了,这问题解决了。他说哪四桩?我说:第一个国家跟国家和睦相处,平等对待,第二个派系跟派系,第三个是族群跟族群,第四个宗教跟宗教。这四个都能做到和睦相处、平等对待,天下太平,什么问题都解决了。眉头一皱,这四桩事情都非常棘手,很难做得到。我说:对,从宗教下手就比较容易。宗教能团结,肯定影响政治、影响派系、影响族群。他听了就点头,有道理。我在新加坡把九个宗教就团结起来了,那是个好例子。我在印尼的时候,把印尼宗教团结成一家人,我带他们去访问埃及、访问罗马,都收到很大的效果。所以马哈迪第二天就写信给我,邀我参加他十二月份的论坛,是二00五年,我也参加了。

  不做出样板没有人相信,所以我们在汤池做成功。做成功之后,我就写信给政府,给我们的首长,我说我的目的达到了,达到之后这个事情是国家做的,不是我应该做,我的本分事情是讲经教学。每个人都把自己本分的工作做好,大家团结起来,社会安定,天下太平。这一种建国君民是国家事情,我现在全部交给你。现在还在谈。政府给我的建议,希望学校来接替。所以我们就找了安徽大学,大学校长来看我,很有兴趣、很有意思来做。谈到最后,他说如果一下交给他,他恐怕做不好,所以要想跟我合作,等于说我们合办这个事情。我说行,合办一年,我给你期限一年。一年,你派你的研究生、派你的教授到我们中心来,我们来合作,让你了解我们的理念、我们的方法、我们的效果。一年之后,你可以顺利的接收,我们就脱手了。

  巴黎会后,我这一次在英国访问剑桥、访问伦敦大学,看他们的汉语系。去年我曾经访问过牛津。访问之后,我感觉到西方对于中国传统学术的研究,他们非常认真,很难得。在剑桥里头,我看到学生用《无量寿经》写博士论文,用孟子、用王维,他们在写博士论文,我看了很感动。而且这些研究生,普通话都讲得很好,不需要用翻译。老师、教授,我们都用华语来交流。

  同时我给他们上了两堂课,我告诉他们:你们可以拿到博士学位、硕士学位,你们一生依旧生活在烦恼痛苦的世界里。他们都笑起来了。我说:夫子的学而时习之,不亦悦乎,你得不到,那种快乐你得不到。佛法里的法喜充满,你得不到。这是什么原因?你们所搞的是儒学、佛学。我能够有法喜充满,我能够不亦悦乎,什么原因?我学的是学佛、学儒。学佛、学儒跟佛学、儒学不一样。我这点醒他。学佛,就要跟释迦牟尼佛一样,我学他,我要学到家。学儒,我要学孔子一样。你要做今天的孔子,做今天的释迦牟尼佛,你才有法喜充满,你才会有不亦悦乎。如果你是搞学术,跟你自己的生活、工作都不相关,那你还是生活在烦恼痛苦的世界,你得不到法喜。

  所以回来之后我就想,我们对于儒释道,这是中国传统的根。儒释道的人才培养是当务之急。所以我回到中国之后,要向政府建议,要培养全世界汉学大师级的教授,这个非常重要。这一次我们在路过新加坡,参加新加坡有个聚会,我也给他们的政府建议,因为宗教团结从他们开始,希望他们国家能办一个宗教大学,对全世界招生,把宗教教育带动起来,对于社会世道人心才有很大的帮助。

→ 有关其他文章
·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