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佛学专集 - 净空法师开示集 - 正文 │ 文章推荐
游祥洲博士专访净空法师

  净空老法师讲述

  2002/12/21  台湾电视公司

  主持人:各位观众,大家好!各位现场法师,还有各位菩萨们,大家好!

  我们今天非常高兴由“佛陀教育基金会”为我们邀请到净空法师,他特别从海外归来。今天这个因缘非常殊胜,因为今天这个聚会,我们特别得到师父的同意,就是要在今天的访谈中,来回答我们一些跟现代社会、跟我们日常生活有关的问题。

  在我们讨论这个问题之前,我想大家也都知道,就是净空法师这几年在海内外弘扬佛法,为了世界和平做了非常多的努力。师父今年七十六岁,出家已经四十四年,这四十四年当中,一直是讲经不间断。我昨天知道师父现在累积讲经的录影带,还有录音带,已经超过一万多卷,我想这是人类的文化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资产。我们今天能够有这样一个机缘来面对师父,这是非常大的殊胜的福报。

  师父除了在佛教的领域里面来弘法之外,这几年来,师父因为长时间在新加坡讲学,同时也在澳洲,得到新加坡方面,还有澳洲政府方面,非常大的肯定。并且澳洲的一间大学,叫做格里菲斯,这个大学还特别邀请师父担任名誉教授。同时澳洲的昆士兰大学,也请师父担任教授。这个我觉得不只是师父个人的光荣,也是代表汉传佛教,它在整个跟西方世界接触的时候,产生了一个非常大的回响,得到非常大的肯定。

  我想一开始,我们先要请教一个很迫切的问题,从去年九一一事件在美国发生之后,可以说整个世界各地的人心呈现了一种动荡不安的状况。所以我们就想请教师父,面对这种世界这样一个不安的情况,特别是九一一事件,反应出西方的社会对于阿拉伯国家的忽略,所以阿拉伯国家长期被边缘化之后,产生一种非常大的仇恨心理。师父您站在佛法的一个立场,觉得像这样一种不同的种族、文化之间的隔阂,跟这种仇恨,应该如何化解?请教师父。

  净空法师:这个问题,我也是接受很多人提出来,确实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人类追求和平,希望消除冲突,已经做了很多年的工作。这很多年,我从接触昆士兰大学校长的时候,才知道他们已经做了八年了。现在世界上有八个学校(八个大学),有开专门的课程,他们有消灭冲突促进和平的研究中心。昆士兰大学是其中的一所,做得也相当有成就。

  自从九一一事件发生之后,他们这个中心里面,有十几位教授很认真的做了一次思考,认为冷战、热战不能解决问题,希望能换一个方式,从道德从爱心来化解问题。所以他们学校就找到我,我跟他们举行了两次座谈会,听他们的报告。我说这个观念、理念是正确的,真正用爱心解决问题是正确的,但是冲突的中心在哪里?似乎他们没有掌握到。我跟他们提示,提醒他们,我说冲突真正的中心在家庭。我说家庭里面,头一个是夫妻的冲突,父子的冲突,兄弟的冲突;扩展到外面,就变成社会冲突。这个他们能懂,他们也感觉很惊讶,没有想到。

  我说实际上还有根本,比这个还要深一层的,那就是自性,就是本性跟习性的冲突。这个他们不容易懂,这些名词翻译也不好翻,我就换一个方式跟他讲,我说就是自利跟利他的冲突。我们的念头一起来,头一个念头就想到我自己的利益;想到我自己的利益,一定跟别人冲突,这是所有一切冲突的根。

  那我们要从哪里拔根?要从自己本身来拔根。如果我本身起心动念还想到自己的利益,我要想做世界和平工作,要想化解这个世界一切冲突,恐怕太难了,那不是一桩容易事情。

  所以现在学校邀请我参与他们的中心,我也跟他说,我说这是大事情,这是全世界的大事情,这一个中心规模太小,希望把它提升为学院。现在不错,现在把它提升到研究所,这是很难得。最近学校在研究修订课程,怎么样用伦理、用道德、用爱心来化解问题。我也给他一些建议,希望他们能够落实。

  主持人:我想我们刚刚提到,就是师父现在在澳洲,跟学校,尤其是大学,还有政府方面,取得非常好彼此的这样一种了解。我听说师父明年还要带两个教授团来访问世界各国,来推动和平之旅。可不可以请师父透露一下,大概会包含哪些地区?

  净空法师:大概就是比较冲突严重的这些地区,我们都要从事于访问。中国人常讲“见面三分情”,面对面坐下来谈,我们站在很客观的立场,我们不属于任何一边,这是很有利的一个条件。我们谈的中心问题,就是怎样消除冲突,化解冲突,怎样能够促进和平。中国人讲的吉凶祸福、利害得失。我说我们的谈论不要离开这四个字,对社会是吉凶祸福,对个人是利害得失。从这上面分析,让他感觉得对自己有切身的关系,他才能接受。

  教授团,这是我提议的。我说这个课程,在学校对几个研究生讲,不能解决问题。我说要对什么人讲?我们要在电视,用电视卫星对全世界人民来讲,对各国政府来讲。不但要讲,而且还要组团去访问,访问政要,访问大学。一个是学术团体,就是教授代表团;另外一个就是宗教领袖团体。澳洲有十二个宗教,所以至少我们一年要出去访问一次到两次,就是宗教团跟教授团。我们大概明年三月的时候,现在在这里筹备,希望访问美国、中国、日本、俄罗斯、罗马教廷、欧洲,这是由学校去安排。

  主持人:师父领队?

  净空法师:我不是领队,我让他们学校领队。

  主持人:是。

  净空法师:我随着队去就好了。

  主持人:我们透过师父这一系列这样的努力,就是对未来世界多元文化的冲突能够因此而降低,彼此透过对话,透过这样一个沟通,有更好的一种了解。

  我想请问师父,师父也有一段时间在新加坡。我们知道新加坡华人占百分之七十五,另外还有其他的种族。但是我们看到新加坡在推动多元文化的融和,推动族群的融和方面,可以说表现的是特别的好。可不可以请师父把这一方面观察的结果,让我们大家了解一下?

  净空法师:这是我们在推动的,我到新加坡之后就主动访问各个宗教。新加坡有九个宗教,一个一个去访问,跟他们建立关系。这三年来做得还有一点成就,做得很辛苦。政府虽然欢迎,但是并没有主动来推动,所以就是佛教居士林跟新加坡净宗学会陪着我去做,做得虽然很吃力,我们也做得很愉快。总而言之,跟这些宗教,不同的宗教,我们结了很好的友谊,这是很难得的。

  实在讲,澳洲也是听到我在新加坡做这些工作,他们把我找去了。找去之后,目标是希望能在澳洲帮助他们,促进族群跟宗教之间的和睦相处。澳洲这个国家是很保守的国家,最近几年才开放移民。所以开放移民之后,他们的政府很聪明,觉得这些移民,外面来移民,这些人来自不同的国家,不同的文化背景,不同的生活习惯,不同的宗教信仰,现在到澳洲来了,怎么样能跟澳洲本地的这些人和睦相处,而不发生冲突?这是他们非常重视的。

  因此,他们随着移民,国家联邦就成立了一个多元文化部,部长就是移民部长兼的。移民部长他是两个部的部长,我跟他相处得非常好,我也没有想到。第一次来的时候,一个晚上,我住在布里斯本,他到我这里来访问我。这是非常非常难得,是不是?这是非常难得。当时我看到部长来的时候,我送了他一部《龙藏》,这是见面礼。以后这部大藏经他转送给联邦政府图书馆,就是国家图书馆,在坎培拉,放在那个地方。所以这样就结了缘。结了缘之后,这是二000年的时候,他就找我,他亲自批准移民的签证,他亲自批准的。在香港领事馆办的,领事都很惊讶,他说部长跟我有什么关系?他还怀疑,他说这个人是个出家人,难道他是教皇吗?我们部长为什么去访问他?这都是机缘,不可思议。

  主持人:我想这是因为师父这样一个见解,感动了西方社会的政治领袖。尤其我记得一九九八年的时候到澳洲去,也刚好听到澳洲的多元文化部跟移民部的部长演讲。我们发现澳洲已经放弃了过去所谓白澳政策,也就是纯粹是白人的澳洲这样的一个政策,而且转而成为一个欢迎多元文化的,包括对于他们本土文化的尊重。师父在这个时候,能够从北半球把佛法带到南半球,我想这有历史性的意义。

  但是想请教师父一个问题,师父刚刚提到治国平天下的道理,就是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。这个道理,我想西方人过去也不讲,师父讲这个东西,他们接受的情形怎么样?

  净空法师:能接受,而且很欢喜,所以这一点出乎我意料之外。他们现在是州政府、地方政府都有多元文化局,所以他们现在是用大学,就是国家来推动,用大学来落实。这个好!像在新加坡用宗教来落实的时候,彼此宗教之间都有隔阂。所以他用非常中立的大学来推动,格里菲斯大学来推动这个工作,这个很难得,工作好办得多了。

  主持人:师父在南半球所推动这样的一种文化交流的努力,我想在全球化的世纪里面,对南北半球的平衡有很大的作用。我们非常感谢师父,在这一方面把他在新加坡的经验,把他在澳洲的宝贵经验,跟我们分享,而且我们以师父为荣。因为我觉得我们一个华人的师父,能够到澳洲受到这么高的肯定,这个对未来,我想也许我们有很多朋友,将来还可以再追随师父的脚步,继续向南半球来做这样一个文化交流的努力。我们休息一下,再来请教师父几个非常重要的问题,谢谢大家。

  游祥洲博士专访净空老法师  (第一集)  2002/11/21  台湾电视公司  档名:21-154-0124游祥洲博士专访净空老法师  (第一集)  2002/11/21  台湾电视公司  档名:21-154-0123

  主持人:各位观众,还有各位现场的法师,跟各位菩萨同修,欢迎大家继续来收看,我们今天跟净空法师这样的一番对谈。

  我们知道,师父明天将要在香港主持一个很重要的典礼,这个典礼就是由师父所策划的,中华民族第一个万姓先祖的纪念堂,明天将要在香港落成。师父这一次专程从南半球飞到北半球,而且选在明天(也就是冬至这一天)来主持这个典礼,有非常特殊而深刻的意义。我们想请师父来跟我们大家说明一下,这次到香港主持这个典礼的意义。

  净空法师:我是一九七七年第一次在香港讲经,那一次在香港住了四个月,讲《楞严经》。因为有感于中国文化大革命把每一家的祠堂废弃了,家谱也都丢掉不要了。这个东西是中华民族这几千年而没有被历史淘汰掉,根本的原因在此地。废弃不是说不可以,废弃之后,必须要有新的东西来代替,而且比旧的更好,这个意义就是属于正面的。所以当时我在香港想了好几天,就想出一个百姓宗祠。每一家的祠堂都没有了,希望每一个县建立一个祠堂,每一个家的祖先牌位都供在那边。春秋祭祀由县长主祭,每一个姓氏推选一个人来陪祭,这样我们民族不是大团结了吗?

  所以回到台湾之后,我就写了这篇东西,这篇东西在香港写的,曾经在晚报上、杂志上都发表过,有一些回应也都非常好,但是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这么多年来,想了二、三十年了,都没有办法落实。这一次在香港有一个同修捐了一层楼给我们,虽然不大,只有三千尺(三千尺合台湾大概是六、七十坪的样子),我就把它做一个纪念堂。

  到中国,他们主持户政的人给我调查一下,中国现在姓氏到底有多少?他们告诉我有两万两千多个姓氏。我听了都呆了,我原先想的时候,大概也只有两千多个,没有想到超过我预想的十倍。所以我们就决定建一个中华民族万姓先祖纪念堂,我们不用宗祠,用纪念堂。明天是冬至,选了冬至是中国古老祭祖的日子,冬至来举行开幕典礼。

  这个纪念堂平常就做为念佛堂,每天二十四小时念佛,供养每一家的祖先。这个里面也播放闭路电视,就是我们讲经的这些节目,都用来供养祖先,所以很有意义。明天是正式的日子,前七天(今天是最后一天)举行佛七法会,精进佛七;念了七天佛,明天上午举行仪式,下午举行三时系念,就用这个方式来纪念我们的祖宗。

  “孝”是我们中国民族,这是大根大本。佛法也是建立在孝道的基础上,这是佛教传到中国,为什么会被中国朝野欢迎,在中国能够开花结果、能够茁壮,道理就是我们的根是相同的。佛道是师道,师道建立在孝道的基础上。如果孝道没有了,师道就谈不上,佛教当然会没落,原因在这里。要能把佛教教学振兴,先要提倡孝道。

  主持人:谢谢师父这一番非常宝贵的提示。我觉得从师父刚刚谈的这些话里面,我们可以感觉到有三点非常重要的事情。第一个就是说这个纪念堂不是单一的姓氏的祠堂,它是把所有的姓氏都在这一个纪念堂里面供奉祖先,所以这个对于族群的融和,我觉得非常重大的意义。第二点,这个纪念堂它本身平常不是摆着不用,很多的祠堂平常没有事就空在那里。现在这个纪念堂,将来平常就做念佛堂,这是很重要的,就是平常不是闲着,念佛的功德还回向给所有的姓氏的祖先。我想第二点也是师父很重要的一点。第三点,我觉得藉着这样一个方式,同时每一年祭祖的时间,就先打一个佛七,我觉得这是透过我们的修行,的确可以回向给我们的祖先,来提升我们祖先的精神境界。

  我们每一个人,我想都有两个传承,一个是血缘上的传承,就是我们的祖先;另外一个就是精神上的传承,就是我们历代的佛菩萨,还有传承的祖师。所以我觉得师父今天做这个,好像也是李老师这样一个传承,李炳南老师的传承就是儒佛兼重。师父觉得今天不只是一个佛教的出家人,而且有承当着儒家的这样一个传承责任,所以对于我们祭拜历代的祖先加以提倡。我们现在知道师父您这个纪念堂在香港是第一个,将来恐怕要推广到世界各地去,我觉得这个意义是非常大的。

  净空法师:对,我们是向全世界来推广,先做一个模型。

  主持人:亲近师父的这些朋友,我想大家体会到师父很重要的理念。我们平常有念佛堂,可是今天如果把念佛堂,再把它跟师父讲的万姓先祖的纪念堂结合在一起,我想这个意义是非常大。

  师父,再请教一个问题,就是师父曾经提到《华严经》可以拯救世界。因为今天世界面临很多问题,可不可以请师父就《华严经》可以拯救世界这个主题,来跟大家简单谈一下?

  净空法师:这个宇宙原本是和谐的,原本是一体的,《华严经》最主要的就是说明宇宙人生的真相。如果这个真相彻底明白了,你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。佛在《华严》里面告诉我们,虚空法界刹土众生从哪里来的?现在许多科学家都在研究,宇宙怎么形成的?生命从哪里来的?佛在《华严经》上是讲得很清楚,这一切的一切,“唯心所现,唯识所变”,八个字就把这个问题给你解答了。

  谁的心?谁的识?是自己的心,自己的识。识是心起作用,叫做识,所以是自己心、识变现出来的。换句话说,都是一家人;不但是一家人,都是自己!所以佛在经上讲的是“十方三世佛,共同一法身”。法身如来,《华严经》上称“毘卢遮那”。毘卢遮那是梵语,翻成中文是什么意思?遍一切处,遍一切处是自己。

  所以我们本着《华严》,我们才真正能够体会、理解、落实。我们学佛五十年,把佛法的核心归纳出来,我是归纳出二十个字。前十个字,就是佛经上讲的“菩提心”。菩提心很难讲,但是又非常重要,讲也难讲,听也很不容易听懂,我用十个字把它解释。

  第一个是“真诚心”。真诚心就是菩提心里面讲的至诚心,这是菩提心之体。有体当然就有用,用方面,它有自受用、有他受用。自受用,经上讲的深心;他受用,讲的是大悲心,或者是回向发愿心,意思都差不多。在儒家讲的,他把它归并为两个“诚意、正心”。诚意就是菩提心的体,正心包括自受用跟他受用。我说的就又详细一点,我把深心(深心不好懂)分别说三个:清净心、平等心、正觉心;这三个是儒家讲的正心,菩提心里面讲的深心,你好懂!末后一个“慈悲心”,慈悲心就是大悲心,就是回向发愿心。

  这个心要遍虚空法界,我们的“真诚”遍虚空法界,我们的“清净”遍虚空法界,“平等”遍虚空法界,“正觉、慈悲”遍虚空法界,我们心里头没有对立的;没有对立的,宇宙就和谐了。所以《华严》对于现前这个复杂的社会,解决矛盾冲突,促进和平,轻而易举,一接触问题就解决了。非常可惜,西方人没有读《华严》。

  而且《华严》表法的义趣多,多半都是意在言外,所以不详细讲解,很不好懂。我们前天,我来的头一天,我们第十卷才讲圆满。第十卷讲圆满,已经讲了九百二十次,一次两个小时,已经用了一千八百个小时,才讲十卷;全经九十九卷,所以后面还有八十九卷。从这上面,你就能够体会到,《华严经》什么问题都能解决。

  所有宗教是一家人。我跟宗教接触,我常常讲,我说:我们承认宇宙之间有一个唯一的真神。他们都很高兴,那些人很高兴。我说:那个唯一的真神有无量的智慧,有无量的神通,他有无量的变化,你们相不相信?都点头,都肯定。我说这个问题解决了!我说基督教的耶稣是释迦牟尼佛的化身,穆罕默德也是释迦牟尼佛的化身,一个人变化的。他的眼睛瞪大了。我说:对,这是从佛教观点上来说。从基督教来说,释迦牟尼佛是耶稣的化身,穆罕默德也是耶稣的化身,那不就拉平了吗?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,哪里还有冲突!

  冲突的原因在哪里?你们不了解事实真相,所以产生误会。真正把事实真相搞清楚搞明白了,一家人!佛教宗派,各个宗不同的宗派,我在日本跟日本人讲都是亲兄弟;我们跟其他不同的宗教,耶稣教、回教(伊斯兰教)、印度教,各个宗教是堂兄弟,都是表兄弟,全是一家人,全世界所有宗教都是一家。他们这些宗教领袖、传教师听到我的说话都欢喜,都能够认同我这个理念。所以肯定宗教可以和睦相处,族群可以和睦相处,世界大同能做得到,都在自己那个一念转过来就行了。就怕你转不过来,转不过来是迷得太深,没有人给你开导。有人开导,能转得过来。

  主持人:我们很谢谢师父这一席话,师父可以说善用《华严经》这个珠珠相照的道理。就是你这个佛陀的珠本身,其实它又分到其他的宗教的教主;其他宗教的教主这个珠,又含摄佛陀还有其他不同宗教的一个精神的光辉。我觉得师父您用这个东西,真的可以促进世界和平,大家都可以接受。我想我们要把师父这个理念,师父有没有用英文把它讲出去?

  净空法师:有,现在有翻译。

  主持人:因为我看全世界,师父您是第一个讲的。

  净空法师:有,在西方世界,已经有人在那里传播。

  主持人:我想我们很希望大家一起来努力,把师父这样一个思惟传播出去,大家都很舒服,大家都可以接受这样的思惟。我想我们要再稍微休息一下,然后,后面要问师父几个很重要的问题。包括像现代我们学佛者常常会面对的一个问题,就是我们很想发心来捐献器官,可是学净土法门的人又很怕临终的时候,器官捐献可能会造成干扰,造成我们心的一个颠倒,这一类的问题。或者像现代人面对所谓的安乐死,这一类的问题,我们如何来加以处理。我想我们休息一下,然后请师父就这些很重要的问题,来给我们做一个解答。谢谢师父,谢谢大家。

  主持人:各位观众,大家好。各位在场的法师,还有各位菩萨同修,我们很高兴净空法师今天接受我们的访谈。我想接下来要谈几个很迫切的问题,也是现代人要面对的问题,就是有关器官移植这个问题。我想很多学佛的朋友,基于这种菩萨的悲心,愿意做器官的捐献,器官的移植。但是在临终的器官捐献方面,也有人担心这个会不会影响到我们临终往生的正念?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非常严肃,是不是请师父来做一个说明。

  净空法师:如果临终确实往生,这个没有问题。佛在经典里面告诉我们,三种人没有中阴,这就是我们一般讲的一断气他的神识就离开,跟他这个身体就没有关系了。第一个就是念佛往生的人,没有中阴;第二个生天的人,福报很大,他修的福报大,他一临命终时就生天了,生天的人没有中阴;第三个是堕阿鼻地狱,无间地狱,无间地狱没有中阴。这三种人捐器官是毫无问题。

  如果不是这三种人,他有中阴身;有中阴身就是他虽然断气了,他的神识没有离开。通常讲的神识,一般讲最快是八小时才会离开。最安全的说法,应当是十二个小时到十四个小时,这是最安全的。你就想到除了天,忉利天以上都没有问题,那个福报都没问题。所以说如果他来生在人道,或者是在饿鬼道、在畜生道,这个有问题。

  当然大家既然学佛,就要认真的学习,决定不落三恶道;好好的念佛,各个人都有把握预知时至,知道什么时候走,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我们在这些年当中遇到不少人,遇到不少人修行都能够修到预知时至,这样的人没有问题。这是我提出来贡献给同学们做参考的。如果要发心捐赠器官,一定要取得西方极乐世界,肯定往生。

  主持人:谢谢师父。我觉得师父这席话非常重要。我们要发心是非常好的,可是我觉得我们发心的同时要创造发心的条件,也就是我们发心愿意在临终的时候来捐献我们这个器官,可是为了要避免妨碍我们临终正念的维系,所以师父刚刚讲,就是你一定要在平常勤修念佛法门。昨天我也跟师父先请教这个问题,师父还提到像打佛七,平常精进念佛,我想这些话真的是非常重要。所以师父的立场,并不是叫我们不做这样的一种努力,不是叫我们不要去做这个捐献,但是我们一定要先做好修行上面准备,我想这一点是非常重要。

  另外再请教师父,就是现在渐渐好像有一种趋势,在西方渐渐有些国家已经在法律上允许安乐死,不晓得师父对于安乐死这个问题的看法怎么样?

  净空法师:安乐死是违背自然法则,这个事情诸位同学要晓得,这是因果问题。我们造的业,病痛也是消业障,也是果报。你不让它消尽,你想提前,后头还有后遗症,肯定有后遗症。所以你为什么不让他自自然然的走好?为什么一定要违背自然的法则?西方人不懂这个道理,违背自然法则,(这不是佛法的)照道教里面讲的,道教里面讲的有枉死城,这个人是属于自杀一类的,自杀一类是要入枉死城,不能投胎。到那里面还要受罪,好像七天又要重复一次,苦不堪言。这是道教所讲的,也值得我们做参考。所以说一切都让他很顺利,最重要的还是修行功夫,平常一定要断恶修善,转迷为悟。

  一个人不论学佛不学佛,临命终时,自己晓得什么时候走,绝不堕恶道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希望自己走的时候,一点病苦都没有,真的是如入禅定。佛菩萨、祖师大德常常这样勉励我们,他们做得到,我们也做得到。为什么不肯做?要做好这一桩事情,首先要把自私自利的念头放下,要把损人利己的念头放下;心纯净,行纯善,跟佛菩萨没有两样。纯净纯善是我们在日常生活重要的修学目标,希望在这一生当中,没有一个冤家对头。

  佛经里面常讲“时时是好时,日日是好日”,我续了两句话,“人人是好人,事事是好事”,从自己内心里面把那个对立解除。别人跟我对立,我这边不跟他对立,我这里化解了,这就是消灭冲突的不二法门。不从这上面来做功夫,消灭冲突是做不到,必须从自己本身做起。那个冤家对头他对我不好,我对他好,用自己真诚心去感化他。一年感化不动,两年;两年感化不动,三年。你看看中国过去舜王,舜王感化他的父亲、继母、他继母养的儿子,三、五年之间感化回头,没有不能感化的。

  我们要肯定人性是善的,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,要肯定这一条,肯定人有佛性。他所做出违背本善的,那是一时的迷惑,不要放在心上,肯定他的本性是纯善的,他是有佛性的,我们跟人就好相处了。绝对不要把别人不善的地方放在自己的心里,那是最愚痴、最笨的人。我们的心,佛经上常讲的,李老师也常讲,那是个琉璃瓶,这是宝!专门装别人不善的垃圾,这变成人家不善的垃圾桶,你说你冤枉不冤枉?所以聪明人把人家一切善的东西装在自己心里头,不善的地方统统清除,绝不放在心上,你就变成一个至善之人,儒家讲“止于至善”,你才真正能做到。我们要向这上去做,这些问题都解决了。

  主持人:谢谢师父。想请教一下,譬如师父刚刚谈到安乐死是违反自然的,最好就是很自然。现在也有一种说法叫自然死,自然死的意思,就是他如果病痛非常严重的时候,不接受任何治疗。譬如现在在台湾医学很发达,因为病了之后很严重,医生可能做气切,做种种的导管。以前这可能是很短的时间就往生,可是因为做这许多的动作,可能他就在那边煎熬两、三年。而且那个生命的延续,本身只是在拉长受苦的时间。想请问一下,师父对这个问题,因为很多家属很煎熬,放弃治疗也不是,可是不放弃治疗,又眼看着自己的亲属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的受苦,所以这应该是怎么样看待比较好?

  净空法师:这应该是自然就是正确的,不接受任何治疗,药物的治疗。你能够这样向医生提出,医生都佩服你。为什么?只有增加病人的痛苦。

  主持人:所以师父的意思就是家属应该尊重当事人他本人的意愿,他如果说:我不要你们给我做治疗,电击、导管、气切,应该尊重他的意愿。

  净空法师:对,不错,那个很痛苦、很痛苦。韩馆长往生的时候,最后医生问要不要急救?她不要急救,这就很自然的。所以她两次见到阿弥陀佛,一次见到莲池海会。如果那个电击一治疗就没有了,境界就没有了,那个问题就大了。要让他心地很清净、很安详,他会感觉到很舒服。

  主持人:从您今天的许多谈话里面,可以看到师父有一个很重要的特色,就是儒佛兼重。我们看到很多学佛者,他是很明显的一个倾向,就是所谓的重佛轻儒。我想请问一下师父,对于儒佛并重这样一个传承是怎么样的看法?

  净空法师:你这个问的圈子还是太小了。万法平等,不但是儒跟佛要平等,我们跟基督教,跟天主教,跟伊斯兰教,跟所有一切宗教,乃至于我在澳洲跟土着,我们都是真诚平等,真诚平等才能化解一切问题。如果觉得我比你好,你不如我,这是无论修学哪个法门,连世间法也没有契入。真正契入了,不会有这个概念,他的心真正到清净平等,清净平等生智慧。

  诸位同学也晓得,清净心生智慧。你不清净,你就不平等;你不平等,你也不清净,清净跟平等是一体两面。所以今天世界上冲突这么多,要化解冲突用什么方法?平等。不要一开口,符不符合我的利益?符合我的利益,就不符合你的利益,这就不平等了;不平等,冲突就起来。所以起心动念要想到符不符合全人类的幸福?符不符合一切众生的利益?把自己放在一边,不要去理他,天下就太平了,你才真正能为一切众生服务。

  佛家讲“度众生”,那个“度”的意思就是服务,绝对不可以有贡高我慢,我比你强,你不如我,这个观念是决定错误的。希望大家真正学佛,尤其你们学净土,《无量寿经》的经题“清净平等觉”,你连这个题目,大题目标的字都疏忽了,你还念什么佛?念佛人心地要清净平等。

  主持人:谢谢师父。我想师父刚刚讲的这个很重要,就是不只是儒佛平等,还有万法万教都是平等的。这样的一个理念,对于未来世界和平的缔造,我想是最大的保证。

  再请教师父,我想我们剩下的时间不是很多,但是请教师父一个很重要的问题。师父认为我们今天的教育,在伦理道德这一部分是有所欠缺的。如果要在这一部分来加强,应该如何来落实才比较好?

  净空法师:要从本身做起,本身觉悟。要知道世出世间大圣大贤,他们在世间都在演戏,都在表演,也就是都在那里教育。释迦牟尼佛八相成道是教导我们;孔老夫子他一生的行谊,点点滴滴,哪一样不是在教化社会,不是在教化众生!教学最重要的是从小。我们今天这一点点成就,实在讲得力于六、七岁刚刚启蒙,我念过四个月的私塾,根在那个地方。小时候种下的根,一生都不会忘记。在这个社会上,这样动乱,没有被社会污染,没有被社会影响,都靠小时候教育。

  所以我深深感觉到,中国这个民族能够绵延几千年而没有被淘汰,它的根本第一个是家庭教育。家庭,父母是儿女的模范,所以做父母的人,他的一举一动在小孩面前都要规规矩矩的。为什么?教他,他就在那里学,这个很重要。第二个是儒家教育。第三个是城隍庙的教育,这个大家疏忽了,城隍庙是教因果报应。我小时候,母亲带我到城隍庙看看那些东西,一生都不会忘记,不敢做坏事。一做坏事,就想到城隍庙里头那些刑罚,刀山、剑树、油鼎,那些东西就会想到。学佛之后,一看《地藏经》,《地藏经》上讲的跟城隍庙那些摆设差不多,所以你自自然然不会起一个恶念,更不会有一个恶的行为。

  主持人:非常谢谢师父。今天师父这一席话,对我们帮助是非常之大的。虽然时间非常的短,但是我们希望师父将来能多一点时间回台湾。无论怎么样,台湾人才很多,师父常常回来,能够多培养一些人才,将来也许可以追随师父到南半球扩大弘法,来推动世界的和平。

→ 有关其他文章
·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