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佛学专集 - 净空法师开示集 - 正文 │ 文章推荐
访问净空法师-北美卫视董事长萧政之先生

  净空老法师讲述

  2000/1  美国洛杉矶北美卫视

  萧政之先生:北美卫星电视很荣幸,今天净空法师到北美来访问。我萧政之,北美卫视的董事长,谨代表全体员工欢迎净空法师的莅临访问。首先我将我最近编的一本书送给净空法师,里面是《论政与习佛》,所接触佛学的许多的资料一起在里面,请指教!

  净空法师:谢谢!谢谢!

  萧政之先生:另外我关于对于孔子的研究的一点小文件,也一起送上,请指教!

  净空法师:谢谢,不敢当,我一定好好的来拜读。

  萧政之先生:净空法师,我跟他很熟,为什么?我每天见到。我在台北除掉电视以外,我的内人也是老太太,七十多岁了。每天大概最少要听他的讲话两个小时,都是在杭州南路他的基金会,我亲自去借给她听的,所以经常见面。净空法师的传道,对人心、对社会风气都有很大的影响,很大的帮助,我们觉得非常高兴,要向他致最崇高的敬意。谢谢你!

  净空法师:谢谢,谢谢,不敢当。今天我有这样殊胜的因缘,拜见老居士,老居士是我们多年向往、推崇的老前辈。虽然我出家,但是一直也都没有离开学习,中国古人所说的,“活到老,学到老,学不了”,这句话是真实的。在佛法里面世尊告诉我们,从初发心到如来地不断的在修学,不断的在提升,这个时间很长很长,一般讲的是所谓三大阿僧只劫,这个数字是天文数字。佛无非用这些话鼓励我们要有耐心,要有长远心,不断的学习,不断的改进,不断的提升。这样不但是圆满自己的智慧、德行,同时也帮助一切众生,帮助社会,所以我们也是一直认真努力的在做。

  萧政之先生:今天的社会,我看台湾、看美国,到处都在争夺。而在台湾来说,最近这个选举几乎是打翻了一条船,大家都在那里捞。我觉得佛法是净化人心、是安定社会的首要的一个,或者修学也好,宗教也好,这是一个力量。我想净空法师许多的讲演对社会应该有帮助的。尤其令人佩服的,我一直觉得佛法是佛法,政治是政治。净空法师一心一意的传道,传播佛法,不把政治加在一起,这个影响更大,影响更好,没有争论。他,我所知道的,没有赚一毛钱,就是出书,就是传法,这一点非常好。有佛法能够传到人心,自然会影响,其他的用不着,都用不着,我在这个地方我看到非常佩服,这是我的感觉。

  净空法师:老居士提到这些问题,使我们深深的体会到他的慈悲心,爱护一切苦难众生的心。现在的社会跟二十世纪的初期,确实有很大的变化。我这次到美国来,也是因为看到洛杉矶净宗学会出版的一份杂志,《慕西》第四十一期,刊登到美国青少年犯罪的问题,统计的数字,我看到非常惊讶。这个问题如果要不能够赶快想方法把它纠正过来,纵然现前不至于有大灾难,可是二十年之后,三十年之后,这个社会就不堪设想。

  在三十年前,台湾提倡复兴文化运动。有一天我在方东美先生家里,正好遇到教育部有几位官员向方先生请教,文化复兴要怎样去落实?方先生听了之后,大概停了有五、六分钟,非常严肃,一句话不说。最后他开口了,他说如果要真正有意复兴中华文化,首先要把台湾的报纸关闭、电视关闭,这些传播东西都要关起来。教育部的官员听到摇头,说这做不到。方先生笑了:这些东西天天在破坏中国文化,破坏的要不把它关闭起来,你怎么能谈复兴!老先生讲的话语重心长。最后谈了许多问题,这些人问方先生说,美国今天是世界第一强国(那是三十年前),他说罗马也会亡国,将来美国亡国第一个因素是什么?方老师毫不犹豫立刻就回答:电视!使我们感觉得非常惊讶。当时他提出警告,他说台湾的电视内容还没有到美国那种污染程度,要特别小心谨慎,如果不好好的利用这些高科技,将来台湾恐怕也在这个地方覆亡。

  这一次谈话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,所以我就警觉到,儒、佛的教学是世间真实究竟圆满的教育。在七十年代,英国历史哲学家汤恩比曾经说过,要挽救二十一世纪,他说只有中国孔孟学说与大乘佛法。这是一个世界上权威的学者,他说这个话影响很大。所以,以后我看到于斌枢机主教在台湾提倡祭祖,我大惑不解,基督教祖先牌位都丢掉的,他怎么会提倡祭祖?到以后我打听,很多人告诉我,他参加欧洲这一次会议,听到汤恩比的讲演,回来提倡祭祖。同时教宗发了一个文件,要求全世界天主教神职人员找佛教对话。所以在那不久之后,台湾天主教多玛斯修道院办了一个研究班,名义上是亚洲主教团出面主办的,“东亚精神生活研习所”,请我去讲“佛教精神生活”。昨天满神父他曾经在辅仁教过,他知道这桩事情,他说我们还在辅大同事过。

  这是真实智慧,有学问,有见地。儒、佛的教学提倡普及,在今天相当困难,难在哪里?难在没有老师,师资没有了,人才没有了。现在要培训人才最大的困难,就是他很容易受社会的诱惑,自私自利的念头放不下,名闻利养放不下。整个社会都在竞争,你教他不争,教他忍让,这个太难了。所以,讲经这些技术不难学到,佛家讲的真正菩提心,舍己为人,救世救民的心,这个心太难发了。但是在今天如果没有这些人,这个社会的灾难不能避免。所以我们想到,这是个教育问题,严重的问题,今天求助于政治不能解决。学校,昨天此地加州大学校长听到之后,跟我谈到,也深有所感,学校也无能为力,他学校有教学政策,也没有办法转变。

  所以我想来想去,只有求助于宗教的领导人,宗教的传教师,如何能够把全世界宗教领导人团结起来。每一个宗教传教师能够觉悟,突破自己宗教的界限,为整个人类着想,为全世界的安定和平、人民幸福着想,我们向一个方向、一个目标来努力。这两年,我们在新加坡、在澳洲开始做这个,做出有一点成绩了。大概在这一、两年当中,我们可以落实到宗教教育上,来互相观摩,互相协调,如何来发扬光大,教导我们这些宗教的信徒,都能够以一个爱心爱世人。所以,我说上帝爱世人,要记住是爱世人,不是说爱信徒。不是信徒的,要加倍的去爱他,去感化他,这是上帝的精神,要传教师来把它落实,否则的话,上帝的爱就落空了。

  佛的慈悲也要靠佛弟子把他发扬光大,否则那个慈悲也是口号,也不能够真正利益社会。现在我们是从这个方向去努力,将来能够传播到整个世界,挽救世界的劫运一定要靠电视,要靠卫星传播。所以我从出家就不赞成建道场,我说道场是什么?花那么多冤枉钱,埋在地下,死的,不能起作用。这个时代的大道场是什么?电视台就是大道场。所以总是希望能向这个目标努力。今天能够见到董事长,董事长发大慈大悲心,真正挽救世界,救世界。从前救世界、救度众生,权在帝王手上;今天不是帝王,帝王没这个权威了,今天的权威是在大众传播。

  我们利用高科技传播正面的,人,他看了之后,所谓是“不怕不识货,就怕货比货”。邪正、是非、善恶,他接触之后他会比较,这样子让人心自然能够觉悟过来,这个世界还是有前途的,还是光明的,劫难还是可以化解的。所以我们在今天遇到萧董事长,我非常非常的欢喜,也非常非常的感激。希望萧老居士能把这个带动,这是全世界人类的一个转捩点,是消灾免难真正求得幸福美满的一个开始,我们会全心全力来配合,来协助。

  萧政之先生:我觉得净空法师刚才作师子吼,我们北美卫视一定全力支持。兄弟当年在台北创办华视,后来在此地办北美卫视,我们深知道电视的重要,它是个工具,你怎么利用它。我们法师能够有这个见解,佩服!本来我要谈这个问题,他提到了,谈谈我的感想。前几个月我到丝路去,想当年印度佛法经过西域传到中国,真是高僧辈出,第一流的佛学家都从那边来的。到处是寺院,到处是佛窟,佛法之胜,教徒是几百万人,寺院是几万所。现在我去看,没有看到高僧,也没有听到念佛声,或者是梵呗的声音,都没有听到,只剩下若干的洞窟,画着有佛像,强调飞天仙女。

  在北魏时的盛况没有了,因为当时把政治跟佛法搞在一起,政治一亡,佛法也没有了。同时在那里过分的强调功德,譬如一个佛洞里面画了一批画,画了以后我再贴上去再画一个,他再贴,可以贴到四层纸。他说功德,并不是来传佛法,所以拼命的在画飞天仙女,这是不行的。现在来说,你搞许多热闹的场合没有用,像净空法师他一个人讲演,也许是在美国,也许在新加坡,他的录音带遍世界,这是有影响的。我家里头就是他的道场,每天都坐在那里看,看完了我就去换,这不就很好,很高!其他的搞集合、搞热闹场没有用处,这是一点。

  真正要成佛,要截情切爱,谈何容易!但是有一点,我不算是一个教徒,我也参加过基督的集会,我也有研究孔学,也学习禅宗,还是净土简单,一句佛号,是好,好。但是我觉得有的把它过分的神通化,以及过分的向往着未来生西,我希望跟现实,“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”,不仅是出世,更要入世。这个世界快乐,针对着世界的变化,我们教导人心。比方说我就很相信因果报应,但是我的相信因果报应,不是鬼神在那里指挥,你做了坏事阎王怎么点你,不是这个事情。人与人之间有一条道路,等于汽车走路,有车路、有红绿灯,你不照着走,也许有的地方有警察,或者没有警察,但是你迟早是要出车祸的,这个看不见的道德。

  这样子要进一步建立,人类通过佛法建立他的思想秩序,建立他的道德标准,建立他的社会秩序,实际上是通过佛法来的。佛法,我在书上有提到,佛法不要太政治化,甚至也不要被政治人物来利用佛法,他害死人了,结果就不落实了。所以刚才我在听到净空法师讲的,非常好。我们希望在他手上,这是一个佛法的大跃进。不然的话,变成西藏有什么价值?变成尼泊尔,除了做些很漂亮的金塔,这有什么价值?无益于人生,落后、腐败。这是我的感觉是如此,也同时建议法师。谢谢你!

  净空法师:我们听了董事长的一番话,这是真实智慧。我在年轻的时候,曾经进过基督教、伊斯兰教,但是就走不进佛教,因为佛教在形式上充满了迷信,我们有疑问,也得不到我们心悦诚服的答案。而是在台湾,当年亲近方东美先生,跟他学哲学,他把这个问题摆在哲学最后的一个单元,告诉我,他说佛经哲学是世界上最高的学术,他说修学佛法是人生最高的享受。这几句话打动了我的念头,于是我才到善导寺去借佛经,借来看,愈看愈有兴趣,当然困难的地方太多了。可是非常幸运,我在接触佛法大概一个月的时间,我就认识章嘉大师,这是一位真正好的善知识。

  虽然是西藏的一位活佛,他讲的话是真的。我曾经问他,我说活佛转世到底是真的是假的?他告诉我,他说大概在前三世可能是真的,后面他说就靠不住了。他说我们被选出来,能不能成就,完全靠自己的努力。因为他们得到最好的师资,最好的教育环境,这是一般人想像不到的。章嘉大师,我跟他三年,奠定了佛法的基础。所以我进入佛门是从学术接近的,以后了解佛教是教育,它不是宗教,这是一个很新的观念。仔细再看佛经,确实,你看我们称释迦牟尼佛为本师,自称弟子。师、弟子,这是学校老师的称呼,老师跟弟子,我们跟佛是这个关系。所以菩萨,我们是学长的关系,前后同学的关系。把这个关系搞清楚了,认识它是教育而不是宗教,再看佛经,佛经是释迦牟尼佛的教科书。它的内容是什么?教我们怎样做人,教我们怎样工作,教我们怎样处事待人接物,所以经典上字字句句都是生活教育。

  前些年,我有一次到北京,访问北京师范大学,师大前面挂了一个牌子,上面写了八个字,“学为人师,身为世范”。我停留了一下,旁边跟着校长,我说这八个字就是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。他很惊讶,他说是吗?我说不错,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就是讲的这八个字。我们人“学”什么?学就要为别人师,“师”是表率,要做社会的表率。我们的“身”要给社会做榜样,无论我们是过的什么生活,无论我们从事什么行业,都要做到圆满,做到好样子、好模范。最后我跟他讲,那个身,他说“身为世范”,我说“身”不如“行”好,行是行为,比身更有意义,改一个字,他们也接受了,所以非常非常之难得。从此以后,我在各处讲经我的总题目就用这八个字,“学为人师,行为世范”,我们来推动生活的教育。生活的教育是佛法,大乘佛法完全是生活教育,非常适用,一丝毫迷信都没有。这是我们现在在推动的,我《华严经》一部分讲的录相带,我会送给老居士。

→ 有关其他文章
·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