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学佛文集 - 藕益大师文集 - 正文 │ 文章推荐
○ 台宗会义自序

  蕅益大师文选

  或问蕅益子曰。吾闻讲法华者。莫善于台宗智者大师。妙悟后。以不思议四无碍辩。宣玄义文句。章安尊者。记为各二十卷。不异阿难结集。迨荆溪尊者。又转冀以释签。及文句记。于是教观大明。称为中兴烈祖。依之修证。得道如林。圣人复起。不能赘一辞矣。曩见子纶贯跋。亦云黄鹤楼诗。李白阁笔。今无故复事管城何哉。

  蕅益子曰。噫。此予万不得已之苦心也。方予寓温陵述纶贯也。欲诱天下学人。无不究心三大部也。屈指十余年矣。舌敝耳聋。曾不得两三人。正事教观。辄以浩繁而兴望洋之叹。傥不稍事节略。则玄签妙乐诸圆顿法。甘使其终置高阁乎。曰若是。但节录文句及记。例如妙玄节要可耳。何更科易文。窜入己意。直名为会义邪。曰。是尤不得已也。古者疏与经各行。若经义奥。发挥不厌深详。经文显。分科点示而已。后人强以疏合经。遂使经文句读割裂。今欲随文演义而仍不伤经文血脉。科安得不稍更乎。智者大师辩才敷演章安结集。虽全合大师之义。未必皆是大师之文。故笔力古朴不事雕巧。惟久读方知其妙。初心之士。对卷茫然。文安得不稍易乎。荆溪尊者。精金百炼。文义俱深。然微有六朝风气。稍拂时机。至其阐泄言外之旨。并非寻行数墨者所能知。不几亦为窜入己意乎。

  夫法华经藏深固幽远。智者大师契其源。岂尽宣其委。章安尊者记其概。岂尽录其详。即荆溪尊者阐其要。亦岂尽析其曲折哉。兹以凡愚。千虑一得用逗时机。安得避背古之嫌。不竭寸明。附窃取其义之科也邪。知我者其惟会义。罪我者其惟会义已。

→ 有关其他文章
· 下页:祭了因贤弟文
·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