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佛学文集 - 印光大师文集 - 印祖文钞菁华录白话译注 - 明对治习气   │ 文章推荐
○ 念佛,亦养气调神之法,亦参本来面目之法

原文:

116.念佛,亦养气调神之法,亦参本来面目之法。何以言之?吾人之心常时纷乱,若至诚念佛,则一切杂念妄想,悉皆渐见消灭;消灭则心归于一,归一则神气自然充畅。汝不知念佛息妄,且试念之,则觉得心中种种妄念皆现。若念之久久,自无此种妄念。其最初觉有妄念者,由于念佛之故,方显得心中之妄念;不念佛则不显。譬如屋中,清净无尘;窗孔中透进一线日光,其尘不知有多少。屋中之尘,由日光显;心中之妄,由念佛显。若常念佛,心自清净。孔子慕尧舜周公之道,念念不忘;故见尧于羹,见舜于墙[1],见周公于梦[2]。此常时忆念,与念佛何异?佛以众生之心口,由烦恼惑业致成染污。以“南无阿弥陀佛”之洪名圣号,令其心口称念。如染香人,身有香气。念之久久,业消智朗,障尽福崇。自心本具之佛性,自可显现。(文钞正编)复冯不疚书

白话译文:

116.念佛,既是养气调神之法,也是参本来面目之法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我们的心经常纷乱,如果至诚念佛,则一切杂念妄想,都会渐渐消灭。一旦消灭,则心归于一,归一则神气自然充畅。你不知念佛是可以消除妄想的,姑且试试念佛,你就会觉得心中种种妄念都出现了。若念的时间一久,自然就没有这种妄念。最初发觉有妄念,是由于念佛的缘故,才显出心中的妄念,不念佛就不显露。譬如屋中,清净无尘,窗孔中射进一线阳光,就会发现屋中微尘不知有多少。屋中之尘,因为阳光而显露;心中之妄,因为念佛而显露。若常念佛,心自清净。孔子仰慕尧、舜、周公之道,念念不忘,所以见尧于羹,见舜于墙,见周公于梦。这种经常忆念,与念佛有何差别呢?佛见众生的心口,被烦恼惑业所污染,就以“南无阿弥陀佛”的洪名圣号,让众生心口称念,如染香人,身有香气。念的时间一久,业消智现,障尽福高,自心本具的佛性,自然可以显现。

注释:

1、《后汉书·李固传》:“昔尧殂之后,舜仰慕三年。坐则见尧于墙,食则睹尧于羹。”后以“羹墙”表示对已死前辈的追念。

2、《论语·述而第七》:“久矣!吾不复梦见周公。”

按:依照《观无量寿佛经》中十六观对应阶位可知,入观行位初品,即可浅层定境中观见化佛。此种定心观境,并非只局限于佛教,不管他教信众,还是普通世人,只要心念清净至观行位初品,便可观见所希望之相。古时斋特指净心,舜等圣人常行斋法,圣人本来心净超于凡夫,再加执念专想,“见舜于墙”,依十六观原理而言,是非常可能的,毕竟观行位初品不高,只能入最浅的一种定,世人稍有修持,便可入此定。并非禅定,只是世间定境,亦可观见。民间顶神附体见佛的很多,这类见佛并非真佛(包括菩萨神仙圣人等相),只是鬼神“明窍”附体,依通作用令人幻视而已。两者区别,前者是心净至极方可见相,后者散乱心亦能见相。

→ 其他相关文章
· 私欲之物之祸大也,是吾人生死怨家
· 常欲见好境界,易招怨家附体;附体分类、见佛辨别真伪
·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