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佛学文集 - 印光大师文集 - 印祖文钞菁华录白话译注 - 教专仗佛力   │ 文章推荐
○ 往生完全是佛力,不是自己道力

二、教专仗佛力

导读:

为了一生了断生死轮回,印光大师提出要靠佛力才能往生净土。我们在生死轮回中,久经长劫,所造恶业,无量无边。如果想要依靠自己修持的力量,消灭烦恼惑业,以了生脱死,真是难如登天。如果能信佛所说的净土法门,以真信切愿,念阿弥陀佛名号,求生西方,则无论业力大,业力小,都可依靠佛的慈力,往生西方。依靠自力了脱生死,就好比一粒沙子,入水即沉;而如果依靠佛力往生西方,了生脱死,则即使有数千万斤石,装于大轮船中,也可不沉,并且运到他处,以随意使用。石头比喻众生的业力深重,大轮船比喻弥陀的慈力广大。如果不念佛,依靠自己修持的力量,想要了生死,必须到业尽情空的地位才行。否则即使让烦恼惑业,消灭到只剩下一丝一毫了,也不能了生死。好比极小的沙子,也必定沉于水中,决不能自己出于水外。

原文:

185.佛法,法门无量。无论大、小、权、实[1],一切法门,均须以戒、定、慧,断贪、瞋、痴,令其净尽无馀,方可了生脱死。此则难如登天,非吾辈具缚凡夫所能希冀。若以真信、切愿、念佛,求生西方,又无论功夫浅深,功德大小,皆可仗佛慈力,往生西方。此如坐火轮船过海,但肯上船,即可到于彼岸,乃属船力,非自己本事。信愿念佛,求生西方,亦然。完全是佛力,不是自己道力。然一生西方,则生死已了,烦恼不生,已与在此地久用功夫,断烦恼净尽了生死者相同。故念佛决定要求生西方,切不可求来生人天福报。彼离信愿以教人念佛求开悟之开示,切不可依。念佛之要,在于都摄六根。当念佛时,摄耳谛听,即是摄六根之下手处。能志心谛听,与不听而散念,其功德大相悬殊。此法无论上中下根人皆可用,皆可得益。有利无弊,宜令一切人皆依此修。(文钞续编)与张静江书

白话译文:

185.佛法,法门无量。无论大小权实,一切法门,均必须凭借戒定慧消灭贪嗔痴,使身心完全清净没有一点妄念,才可以了生脱死。要达到这个境界真是难如登天,不是我们这些充满烦恼的凡夫所能期望的。如果以真信切愿念佛求生西方。则无论功夫浅深、功德大小,都可依靠佛的慈力,往生西方。这就如同坐轮船过海,只要肯上船,即可到达彼岸,这是借助船的力量,并非自己的本事。信愿念佛,求生西方,也是这样,完全是佛力,不是自己的道力。然而一旦生西方,则生死轮回已结束,烦恼不生,已经与在娑婆久用功夫,消灭烦恼了却生死的人相同。所以念佛一定要求生西方,千万不可求来生人天福报。那些不注重信愿念佛求往生,只以念佛求开悟的说法,千万不可依从。念佛之要,在于都摄六根。当念佛时,收敛耳朵仔细听,即是摄六根的下手处。能志心仔细听,与不听而散念相比,功德相差悬殊。这个方法无论上中下根人都可用,都可得益,有利无弊,可让一切人都依照这个方法去修行。

注释:

1、权实:适宜于一时的教法叫做权,究竟而不变的教法叫做实。

按:印祖此段开示,屡屡被本愿法门断章取义,假借弘法。的确,印祖此句“完全是佛力,不是自己道力”,若不参考其他相关开示,完全可以被误会。若真有误会者,也决非正信者。若离开自力,只谈佛力,那已非是正信佛法,佛法本来就是不二法,非自力外别有佛力可言。就连本愿法门声称纯他力救度,拈去自力修持种种,但是不要忘记,本愿法门主张的决定往生之前提——“信心”,仍是自力。若依《妙宗钞》“一行九品”说,对此信心之“信力”,仍可以六即佛之理而分别判定其阶位高低,划分其功夫深浅。上述这类初级错误,印祖哪里会犯?只是对张静江居士针对性强调而已。再者,“完全是佛力”,印祖也并未分说,是自性佛力,还是弥陀他佛之力。若依“见佛三力”而言,“自己道力”属于自力念佛之力,本功德力属于自性佛力(依修德而令性德外显之力),弥陀威神力属于他力。而往生西方的确非自力道力独自所成,但往生之事决定不离见佛三力,莲池大师在《弥陀文钞》中就曾提及往生三力,实则即是见佛三力。蕅益大师《弥陀要解》中所示不思议三力,“心性之极致,持名之奇勋,弥陀之大愿”,归根结底还是见佛三力。此三力中,对于往生力用而言,起决定作用的,当属佛力,即自性弥陀及西方弥陀之不二佛力。若将自佛与他佛完全割裂为二,那就不是正信佛法。蕅益大师在《弥陀要解》曾言:“此之法门,全在了他即自。若讳言他佛,则是他见未忘。若偏重自佛,却成我见颠倒。”“十万亿土,不出我现前一念心性之外,以心性本无外故。又仗自心之佛力接引,何难即生。”这才是通宗通教大开圆解一代祖师的玄妙开示。若死执临终“自心之佛力接引(自佛接引)”,那就又误会祖师不二之意了。

相比之下,日本法然上人其教理方面就逊色得多。法然在《法然上人全集·净土随闻记》中言,“佛体虽一,随教其意不同。真言教(即真言宗)阿弥陀,是己心如来,不可外觅者。净教所谓阿弥陀佛,乃是法藏比丘发愿成就佛体在西方者。”这段开示,正是本愿法门一切错误理论的根源——判体失败。一切大乘经皆以实相为体,而此实相即众生及诸佛心体之实际相状,蕅益大师在《弥陀要解》中判体时,直接将实相注解为“一念心性”。离开众生一念心性之外,岂别有诸法实相,别有法性、佛性、一真、如来藏?一切诸法皆依此一念心性而起,皆以此心性为体,离此心性,非别有诸法。诸佛众生心体之间,如帝网千珠,如一室千灯,互具遍具互摄遍摄,非离此众生一念心性之外,别有诸佛诸众生,非诸佛心外别有诸众生。“法界圆融体,作我一念心;故我念佛心,全体是法界。”当下念佛之一念心,是法界圆融体,全体而作,以性遍法界,故心亦遍,离此一念心,非别有十法界,别有诸佛,故言,念念遍法界,西方弥陀即自性弥陀,西方净土即唯心净土。

宋元明清历代祖师大德,注解大乘经典时,悉皆判体圆谈心性,亦是学佛重点难点。对于唐初善导,由于时代局限性,大师在《四帖疏》中并未对实相法体诸佛众生心体作出判定,最终导致日本法然亲鸾等人“判体失败”。法然虽承认佛体是一,却执真言宗自性弥陀在心内,念佛人惑业障“己心如来”;执净宗弥陀佛体在西方(心外),念佛人心内惑业不障“西方弥陀”。由此判体失败,最终直接或间接导致“他力断惑”(断三惑包括无明,入佛报土)、“他力接引”、“拈除自力”、“无须临终自力正念”、“决定信即决定生”、“念佛即往生”、“十念平生业成”、“无须自力忏悔”、“恶人更易往生”等等本愿法门“特殊教理”。

若依我国净宗教理,念佛往生大体可分三个过程,①初期念佛累积往生资粮兼灭罪转心(修德);②临终三力见佛;③最后才是往生阶段,见佛后佛光照摄令入更深禅定,摄人神识入莲台,屈臂顷转生极乐莲池化生。对于第三阶段的往生而言,“完全是佛力,不是自己道力”,若换作他宗自力法门,临终最后全仗自力,令人灵台清明,方可不被“一生善恶俱时顿现”临终混乱境界所颠倒,随业力牵引。两法门相互对比,其难易不言自明,故印祖教诲张静江居士,安心念佛,勿摇摆不定仍贪禅密,此中厉害必须一再强调,故言“全是佛力”,未言“兼仗”,权巧方便。

→ 其他相关文章
· 自力法门必须断惑,净宗法门只须伏惑
· 一切法门皆仗自力,念佛法门兼仗佛力
· 通途法门全仗自力,特别法门自力佛力兼有
· 能临终心不颠倒者,原非自力,乃全仗弥陀?
· 蕅祖要解中,为何说临终是仗自心之佛力接引?
· 假善人虽得助念亦难往生之真实案例
· 专仗佛力,而由佛力以引发自力
· 临终遇此眷属,多皆破坏正念,障碍往生
· 若贪恋银钱房屋或儿女孙曾等,不能往生
· 返回目录